第十一章 情郎

冷剑眼明手快,一伸手竟然握住了龙绫宵的小腿!他手臂一甩,发力将龙绫宵迅疾抛出。但见龙绫宵的身体犹如一颗炮弹,直射而出,在所有人都以为她要撞到墙上的时候,神乎其技的一幕发生了。龙绫宵非但没撞到墙壁,身体急旋而起,双足就似磁石一般牢牢吸附在墙上!她此时正弓起双腿,刹那间,身形电射而出,如化身一道红芒,右足飞星抛月,砰的一下结结实实地踢在冷剑左边的太阳穴上。

这一击如雷霆万钧,势可开山裂地!冷剑只感到脑中嗡的一声响,身体陡然凌空直旋出去,重重跌倒在地。

冷剑伏在地上,不动了。一时间,室内落针可闻。

“剑……剑,快起来呀!”风轻柔失声呼唤着,要不是秦蒙奇一直拉住她,早就拔足奔上去了。龙绫宵正朝冷剑缓步移近,一步,两步,三步……未待她近身,冷剑已经重新站起。但见他双目如炬,巍然而立,缓缓将上衣解开,抛在一边,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

龙绫宵的两眼焦点落在冷剑的胸前,严格说是他胸前一道狭长的伤疤。冷剑发觉龙绫宵有点神不守舍,忍不住问道:“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还能再战。”

龙绫宵却似没听见,自顾说:“你胸前的伤疤很性感啊!”

“别说这些无聊的话,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呢!”冷剑不觉已有些愠怒。

龙绫宵想了想,随即带着灿烂的笑容说:“如果你能打赢我,我一定以身相许!”冷剑只当她在开玩笑,也不在意,淡淡的回道:“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龙绫宵咯咯笑道:“呵呵,你这副认真的样子真是可爱!”“爱你个头!”冷剑听不惯这种轻挑话语,不觉怒从心中起,左足一登,抡起拳头飞身攻向龙绫宵。

冷剑一拳击出,招式便如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势如蛟龙穿云。龙绫宵的腿技虽然刚猛迅捷,但却怎么也无法命中目标,反而越战越是觉得攻击受制,渐渐的竟然略微处于下风……二人一口气斗了二三十回合,冷剑蓦地抓住了一个破绽,右拳如巨蟒出动,携着劲风直轰而出!然而这一刚猛的一拳却戛然而止,瞬间收住了攻势,在龙绫宵胸前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怎么?不忍心打落去吗?”龙绫宵垂头望着冷剑微微颤抖的拳头,接着说:“还是被我傲人的胸脯迷住了?”

冷剑无名火起,一咬牙,一个右勾拳飞星赶月,打在龙绫宵左边太阳穴上,瞬间将她放倒在地。“这一拳还你,我们算是扯平。”冷剑望着倒地的龙绫宵,缓缓放落了拳头。

龙绫宵侧卧在地上,双目紧闭,身子动也不动,竟似晕死过去。冷剑见状,忽然有些后悔下手太重,但又有些顾虑,最终还是蹲下身去,意图探一下龙绫宵的鼻息。他的手刚伸到龙绫宵的嘴边,忽见龙绫宵两眼猝然睁开,张口一下咬住了冷剑的食指,而且咬得十分用力,跟恶犬啃骨头一样。冷剑吃痛,连忙把手缩回,惊讶地说:“你这女人,干嘛乱咬人?”

龙绫宵站起来,认真地说:“我要在你身上留下我的印记,我要你记住我。”冷剑冷冷说了一句:“愚蠢!”“呵呵,我已经当你是我情郎了,在你手上留下我的牙印,至少可以让你不至于忘记我。”龙绫宵道,“我也可以更轻易地认出你,这不是很聪明的方法吗?”

此话方出,忽闻一阵笑声起,接着便听秦蒙奇笑着道:“你简直是愚不可及!你根本不知道我这位朋友身上是不会留下任何伤痕的,他有极强的自我恢复能力!”

“你说什么?还有这种神人?”龙绫宵觉得荒谬,只是不信,“休想戏弄本小姐!”

“不信你看他的手。”秦蒙奇不屑道。

龙绫宵为了验证真伪,立即不由分说地抓起冷剑的手查看他食指上的伤口。这一看之下登时令她目瞪口呆,但见之前被咬得皮开肉绽的伤口早消失不见,一根手指完好如初的就似没被咬过一样!

龙绫宵目瞪口呆,愣了半晌。冷剑手腕疾沉,挣开龙绫宵的手,说:“你现在知道你的行为有多愚蠢了?”

龙绫宵抬起头,怔怔地望着冷剑,轻声问了一句:“那么你胸前的伤痕怎么来的?”

冷剑说:“我也不晓得,或许是与生俱来的。”龙绫宵听了,似乎十分高兴,笑了笑接着说:“你果然是我要找的男人,以后就让我跟着你吧!”

冷剑立即拒绝道:“胡闹!”龙绫宵道:“别那么快拒绝我,为了你我可以放弃这个山寨。”

秦蒙奇觉得极为不妥,于是边走过来边对龙绫宵说:“等等,你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容易妥协了?还说什么是你要找的男人,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龙绫宵道:“不瞒你说,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有一位占卜师曾经跟我说过,如果将来遇见一位胸口有一道伤疤的男子,他就是我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对此我一直深表怀疑。直到今天你们找上门来,天意安排我和这个男人相遇,教我不得不相信那占卜师的话。”

“笑话!”秦蒙奇笑道,“身上有伤疤的男子多了去了,你被人忽悠了都不知道,我真替你的天真感到可悲。”

“你说得也没错。”龙绫宵说,“可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就是我要找的男人……”最后一句,玉指轻抬指向身边的冷剑。

冷剑对龙绫宵不屑一顾,道:“龙大小姐,请你自重。我可是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呵呵……”龙绫宵抿嘴咯咯笑道,“没关系,感情可以培养的,以后你会喜欢上我的。”

冷剑无言以对,只默默背转身,走去拾取起地上的衣服,将其搭在肩头,开始朝外走出。龙绫宵见冷剑要走,于是也移开莲步,跟了上去,“小剑,等等我……”秦蒙奇也急步赶上,一把按住龙绫宵的肩头,对她说:“喂,你不会真的要跟我们一起走吧?人家都不理你了,你还死缠烂打,真是个不知羞的老女人呢!”龙绫宵大怒,回转身叱道:“你给我听好了,本小姐这叫成熟,不是老,你再敢提半个老字,我定不饶你!”

“哈哈……”秦蒙奇忽然大笑起来,“你表情扭曲了,还真像个老太婆呢!”

“老你妈妈呀!”龙绫宵突然举手狠狠掴了秦蒙奇一掌。秦蒙奇笑得正欢,全无防备之下被打个正着,登时眼冒金星,脸颊火辣辣的生痛。

“你这个……”秦蒙奇举起拳头,欲反唇相讥,抬眼看时,却见龙绫宵早走远了。

“小剑,你们往哪里去?”龙绫宵追上冷剑问道。

风轻柔忙拉住冷剑的手,说:“剑,我们快走吧,别理这疯女人!”龙绫宵听了便弓身盯着风轻柔,讥笑着说:“小妹妹,你好像对自己很没信心啊?怕我抢了你的男人吗?”

“你……”风轻柔紧咬芳唇,愤然瞪着龙绫宵,却半天说不出话。

过来一阵,冷剑才转向龙绫宵,对她说:“龙大小姐,如果我要你遣散你的弟兄,让这个山寨从此消失,你也愿意吗?”

“这么说你愿意带上我了?”龙绫宵喜道。“先回答我的问题。”冷剑又重复了一次。

龙绫耸了耸肩,道:“自然没有问题,这个再简单不过了,我答应你。”

秦蒙奇这时凑了过来,对冷剑说:“剑,你为了消灭这个山寨,宁可让这麻烦的女人缠着你,这牺牲也太大了吧?”冷剑道:“我自有理会,秦兄不必担心。”接着又转向龙绫宵对她说:“现在请你用实际行动证明吧!”

龙绫宵嫣然一笑,道:“没问题,你跟我来吧!”

于是,冷剑先取回巨剑,挂在腰间,随即尾随龙绫宵出了房间。风轻柔心里纳闷,垂着头紧跟在冷剑后面。秦蒙奇摇头长叹一声,最后一个离开房间。
第十一章 情郎
天剑冥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