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门关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冰兰施展着真人的修为,风驰电掣的飞行在神州大地上空,她身后时不时挂起丝丝缕缕的白云,任谁都看不出她是个冥修。

从洛阳飞行到兖州泰山郡,冰兰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她并不是金童,不是朝廷官员,而金童对这种事还算灵活掌握,既然不是为了公事出门,那么也就不能使用伏羲堂的国器,而从前青璇一行从玉门关到洛阳,一群弱女子也只好借道伏羲堂了,但冰兰忝为真人,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就没有这个必要。

不考虑家主做任何决定的意图,只考虑家主在下一刻会需要到什么,这就是冰兰的人生定义。所以,家主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自己只需要认真飞行就是了。

再往前就是泰山了,冰兰渐渐的减慢了速度,她需要靠近泰山,然后找一个阴气旺盛的地方休整一番,散尽浑身的阳气,重归冥体,然后才能在几天之后的八月初一进入鬼门关。

事实上,在出发前冰兰已经开始运转一种阴阳分离的功法为此做准备,以免到了泰山之后来不及行功,耽误了八月初一鬼门关一个时辰开关的期限。

眼波流转,冰兰无悲无喜的望向峰峦叠嶂的泰山山脉,这里方圆数千里的地域之内,每一座山峰都是平地拔起,只是因为山峰有高有低,有长有圆,才显得像是一整片山区罢了,其实只要把每一座山峰都分割开来就会发现,山脚下都有平地的存在,每一个山头都互不相连。整个神州,只有泰山一带有此奇景。

望着高耸入云的泰山主峰,冰兰默默推算着鬼门关的所在,她要去的地方应该是鬼门关左近的山峰之下,而鬼门关每次出现都不固定,而是囿于一块范围之内,需要根据启关当日此地阴阳气息的分布状态而调整。而在启关的当日,阴阳二气自动形成深奥晦涩的阵法,鬼魂、冥修以及高级修士可以入内,但凡人则无法进入鬼门关所在区域,这也就是民间传说中的“鬼打墙”。

根据阴阳二气的分布来预测鬼门关所在并不困难,很快冰兰便默算出一片区域,正要下去,忽然一道熟悉的气息向她靠近,她连忙抬头望去。

“家主大人……”冰兰语气中略带惊喜,但更多的还是那种像极了木讷的清冷。

从神州之外进入冥界的冥修,没有一个是人生完整的,转而修冥,相当于没有补充魂力的重生,除了识字说话的能力和一些常识之外,对从前的人生都已经变得一无所知。

而冰兰的这种清冷正是因此而产生,有时连金童都不禁扼腕叹息,如此美人,如果是个人生完整的人,又怎会心甘情愿的来当自己的侍妾?

不过既然已经投怀送抱了,就无须客气。金童从云头上向冰兰飘去,一边开口笑道:“冰兰,我记得你这阵子要回冥界去了,算算日子就是这几天能到,因此前来等你,顺便看看鬼门关的样子,好开开眼界。你打算去哪里休整?”

冰兰主动把小手送到金童的手心里,抿嘴道:“家主,请随我来。”

两人手拉手的按落云头,冰兰用空闲的手臂一挥袖子,只见一座小山峰的山腰上出现了一个山洞,洞口有五六尺见方,然后她就拉着金童飞进山洞里。

进了山洞,冰兰放下两个蒲团,与金童面对面的跪坐下去,面颊微红道:“家主,这是妾身前次寻到的闭关处所,从前像是虎窝,不过已经被妾身打扫干净。鬼门关每月开一次,但只有像妾身这样在阳间有职司,逆转过冥体的才需要从这里过去,因此,此间徘徊的冥修很少,每次只有三五人罢了,且都是地府派遣,并不虞有人打扰。可是妾身已经运转玄功分离阴阳二气,不能在此服侍家主了,否则多有不便,若是重新运转玄功,恐怕会误了开关的时辰。”

金童轻抚着冰兰雪白的玉手,笑道:“我又不是什么荒淫无道的人,冰兰这么乖巧可人,看在眼里就已经十分过瘾了,来日方长,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怎会急于一时?”心中暗叹一声,这也就是冰兰,能把哪种事情都说的清冷无比毫无桎梏,要是青璇或者罗敷,这一句话可以给她们一个时辰的时间去慢慢支支吾吾。

四下看了看,金童又道:“还有几天的时间,你要开始了么?”

冰兰默默点头,目光中怀着歉意,金童道:“那你行功吧,我为你护法。”

冰兰闭目静坐,身上真元运行之际,阳气渐渐的弱了,整个人也变得面目苍白,甚至越来越有透明的感觉。

知道整个过程还需要数日,金童并不着急,自己挪过去把洞口一堵,神念一动,腰带上别着的已经变得只有拇指大小的羊脂玉净瓶自有感应,一连串的吐出百十本折子来。这些折子之中,有公文有密报,都是需要细细研读并且谨慎决定的事情,反而都不是怎么太紧急的事情,真正紧急需要朝发夕至的公务早就处理完毕了,也来不及细细琢磨。

这一年来,由于孙恒请假去了东胜神州“探亲”,讲武堂没了主心骨,这个位子又不适合找别人代理,所以金童索性就自己勤快一些接过了担子,而锦衣营的事情就算金童再忙也从来没有假手于人过,这条线上就算不小心透露出一句半句的消息都够不少人家破人亡的,十分微妙。

不过,锦衣营的事务除了金童之外也不是就无人知晓,拓跋澄就不用说了,再机密的事也得先向他汇报,而一些关于朝中大臣的秘密情报,还会被金童分拣出来送去另一名朝臣的家中,那人就是台院侍御史丁浩丁瀚白。

三年前金童在玉门关进行了第一次针对弥勒教分坛的大行动,回到洛阳之后曾向丁浩透露了连弩案的一些信息,但由于涉及朝臣派系,打击面太广而迟迟没有实施动作,两人也商量过此事应等到弥勒教的问题告一段落之后才能发作。而去年经过两次扫庭之战,弥勒教仅剩下一些残余分子被压制在青州的角落里,已经不成气候,再起无望了,况且现在青州也已经成了足以装得下整个弥勒教的大口袋,在国家安全方面可以确保无虞。風雨小說網此时正是启动连弩案的最佳时机。

金童手里拿着的,全部都是与连弩案有关的报告,他也正需要有这么几天的清闲时间,把这件事好好理顺一下,制定一个初步方案出来。

无须灯火,金童一字一句的把手中的折子看完,掩卷长思。他现在面临着抉择,要么把这一切就当做刑案办理,该抓的抓,该杀的杀,该求情的求情,要么就把连弩案的始末视为一个政治风向标,如果真的说连弩案背后的始作俑者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也真说得过去,那么以后因此而举起的一连串屠刀也就不可避免了。

就这样,看了两天,想了两天,金童静静坐着一动没动,就已经是七月三十日的晚间了。

冰兰经过数日的行功,身上由冥界功德之器转轮台护持融合的阳气基本上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而行功到了此刻也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只见冰兰浑身苍白一片,几颗洁白的牙齿死死咬着下唇,头上身上时不时迸发出一团一团的青气,就像是人出汗一样,裹着一丝一丝的白气,缓缓送出体外。

冰兰浑身轻轻颤抖着,手指头紧紧的捏着衣角,一脸要哭的样子,那痛不欲生的表情直教金童都跟着难受。

就这样挣扎了半个时辰,冰兰的表情终于渐渐平复了下来,她睁开眼睛,默默看着自己重新变回青色冥气缭绕的身体,仍是无悲无喜的叹了口气,这时才像是忽然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似的,急忙转过身来伏身与金童见礼,道:“家主大人,妾身已经分离了阳气,只等子时鬼门关开门,就可以进入了。”

金童却摇头叹道:“你们只说回一趟冥界或者回去述职云云,我也只当是串门一般的容易,谁知这次心血来潮要来看看鬼门关的样子,却无巧不巧的看见了你的这种遭遇。冰兰,你这分离阴阳二气的功法是从哪里学来的?为何在行功过程中如此的痛苦?”

冰兰仍是面色淡然,只是秀丽的眉头稍微皱了皱,道:“家主大人有令,妾身怎会推辞?况且妾身确实是身负职司,按理说需要定期回去禀上这边情形,这本就是妾身的分内之事呢。至于这功法,是每个从鬼门关出差事的冥修、鬼吏都要学会的。要分离阴阳二气,恍若把身体从中剖开两半,自然如脱胎换骨一般的痛苦,但家主无须过虑,这点苦妾身还受得了,本来这身体都是冥气所化的虚幻之物,又能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金童苦笑道:“你们三个人,惯会把自己的事情说的像是别人之事一样平静,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过我可看不下去,就以这次为限吧,以后若没有真正重要的事体,我也不会再让你们来回的进鬼门关了,说一千道一万,每进一次还不是要受一次这种脱胎换骨的罪吗?就算你们自认是我的侍妾,生死都由不得自己,但我也说了,各人有各人事,没有人生来是为别人活着的,就算是冥修,你转冥修这一世也并不是因我而注定的,你需要敬畏的永远都不是我,我怎能如此作威作福,对你们的痛苦如此不管不顾呢?况且,这种痛苦又是显而易见的。”

“家主……”冰兰轻轻唤了金童一声,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冰冷的躯体内有着一团温暖的地方,不知道是识海肉身的具现还是对面这个拥有自己一切身心的男人给自己的暖意。怔了一会,冰兰轻轻笑道:“时辰到了,妾身要去了。”

金童点头道:“我们一起过去,你要多保重。”

冰兰臻首低垂,忽然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往金童脸上啄了一口,双方同时体验到那种半肉半实质的触感,然后冰兰俏脸霞烧如同活人一般,飞快的跑了出去。

这……金童伸手摸了摸脸颊,这触感着实不错的,原来冥修的身体并非纯粹的阴气,而是半阴半阳,只要有生命,就必然有阳气的存在,那是任何功法都无法排除的。

走出山洞,金童看见冰兰正在一步三回头的向一座在空中突兀升起的牌坊飘去,见到金童出来,冰兰转过身来,微微躬身,金童也是抱拳为礼,然后冰兰转身进了牌坊之内,疏忽不见。

金童细看那牌坊,高有二三十丈,通体青黑之色,应是凝重的色调,却给人一种流光溢彩的感观,金童靠近到二十丈左右再看,原来这牌坊的本体并没有用什么金属木属的材料,而是纯粹的阴阳二气组成,阴气居多,阳气较少,由于没有实体,所以表面上一直有着细微的波纹荡漾着,而映衬着漫天的星光,那些波纹上自然就又折射出不同的色彩,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金童啧啧称奇,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鬼门关,不过这生意也太萧条了一些,真如冰兰所说,整个神州每月也就寥寥几个冥修需要用鬼门关而已,金童眼睁睁看见进去了两个,然后里面出来了一个,就没别人了。

呆了一整个时辰,从子时头到子时尾,里面忽然有人喊道:“还有没有了?没有就闭关啦,再来就得一个月以后。”

金童四周看看没人,忽然童心大起,大喊道:“活人能进否?”

里面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然后答道:“能进能进,不过你得耐心点再等几天,等你死透了的!”

金童同样报以哈哈大笑,过了一会,鬼门关闪了几闪,倏得变小,小极而无。

金童呆呆看着鬼门关消失后的空洞,再看看漆黑的天色,正想着是否现在回泰山县中休息一会呢,忽然听见远远传来一个尖利的声音:“等一等……再等等,我……我来晚啦……”

金童转脸向那声音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条青影从远处飞来,如箭之速,近了再看,是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鬼,容貌模糊,显然道行还很浅。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门关
天宫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