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情到深处 下

秋天的月儿分外温柔。

尤其是在月圆之夜。

明月出来时很慢,却很从容。她姗姗地摇着白皙如银的身子从薄雾后漫出来。薄雾轻轻悠悠地飘着,片刻便弥成了一张晶莹白纱,漾在月亮周围,像是给她披上了一层轻盈的衣裳。

夜风虽带着凉意,却丝丝缕缕沁入人心,仿佛天地万物都已醉倒在这样的夜色中,痴了,呆了。

送回断苍建与明英后,洛怿涵一人在月夜里信步漫游,似是她究竟将去何处,又将归于何方,在她心中,已经再无清晰之地。

她一个人来到洛阳城郊之地,只见月夜之下正有一少年陪着一年轻女子细数天上星子,二人眉目传情,郎情妾意,好不温馨。他们二人正是飞鹰山庄二公子叶冷和牡丹仙苑柳相思。

叶冷似是见到洛怿涵,先是一惊,这才向她走来,轻轻道:“你……没事了吧?”

洛怿涵笑着摇了摇头。她看着柳相思竟似已不认得她一般,只顾看着天边繁星,不愿理睬她。

叶冷道:“自从她刺伤你后,她便忽然失去了记忆,已经忘掉所有人和事了。”

洛怿涵一惊,道:“失忆?”她轻轻笑道:“这也许对她而言,反而是件好事。”

叶冷点了点头,道:“我只希望她今后能过的开心一点。”

洛怿涵道:“有你陪着她,她一定会很幸福的。”

叶冷笑笑,看着洛怿涵,轻声道:“幸福往往来之不易,你也要好好把握住。”

洛怿涵一怔,叶冷的而这句话在她心中阵阵撞击,一时竟鼻头一酸,未曾说话。

忽闻得柳相思娇声唤道:“叶大哥,你过来一下。”

叶冷应了声,洛怿涵笑道:“快去吧。”

叶冷笑笑点头,便奔向柳相思身旁,轻轻握住她的手,陪她在月夜下漫步而行。

见他们如此幸福甜蜜,如胶似漆,令洛怿涵心中竟一阵酸楚,一阵感动,一阵羡慕。她看着二人的身影慢慢离去,眼中渗出了些泪花,颗颗滴落在脚下。

幸福往往来之不易,要好好把我!

洛怿涵苦笑道:“我已经亲手葬送掉自己的幸福,我哪里还有幸福可言。”她眼中滑过阵阵痛楚。

洛怿涵一人来到听泉居。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来过了。

今夜,却不知为何会突然来到这里。

曾与古秋在此度过的点滴,她都记忆深刻。

她站在月光下,回想以前的一切,竟是那般美好,那般醉人。她走进小屋内,桌椅茶几之上早已落满灰尘,令人触及,便是一手沧桑。睹物思人,却总是物是人非,教人无限伤感。

对于古秋,她从不曾停止过思念。

她向古秋挥剑,亦是迫不得已。

可此刻的她,心中却如此强烈的渴盼古秋能够出现,哪怕只是一瞬间。

“怿涵——”

洛怿涵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愕然回首,古秋正站在月光下,,深情地看着她。

洛怿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一直在此等你——”古秋轻轻道。

洛怿涵愕然无语,僵立不动。

古秋痛声道:“你送断前辈他们回天璇门,都不愿来见我一面?”

洛怿涵情难自禁,泪水簌簌而下。

古秋走近洛怿涵,看着满脸泪水的她,道:“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何事。”他道:“你先是不辞而别,继而避而不见,到底为何你要这么做?”

洛怿涵泪如断线的珠子,心痛如绞,难以成语,她侧过头,难过道:“我……”

古秋轻轻扳过洛怿涵的身子,用衣袖拭干她脸上的泪水,痛声道:“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你一定要做一个背信弃义之人吗?”

古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如利刃在洛怿涵心中划动,令她阵阵痛彻心扉,她用手握住古秋的手,道:“我……”

古秋双目湿润,眼角带泪,道:“是我哪里做错了,你要这般惩罚我?”

洛怿涵忙道:“不,不……”她投入古秋怀中,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古秋紧紧搂着她,似是这一生都不愿再松开。

“那伤还痛吗?”洛怿涵柔声问道。

古秋道:“你是说身上的痛还是心里的伤?”

洛怿涵哭道:“对不起……”

古秋紧紧抱住洛怿涵,哀求道:“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洛怿涵道:“原谅我……”

古秋道:“我从未怪过你!”

洛怿涵带泪的目光看着古秋,目光中柔情似水,绵绵不断。二人相视良久,洛怿涵轻声道:“今夜,我要做你的女人……”说着,鲜红的双唇贴在古秋的唇上。

古秋先是一怔,便迎了过去。

他抱起洛怿涵,走进屋内,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洛怿涵双手环住古秋的脖子,双唇紧贴着古秋的脸,一刻都不愿离开。

他们互解衣扣,花明月暗笼轻雾,一夜缠绵,尽享鱼水之欢。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第二日天明,古秋醒来之时,洛怿涵已不见踪迹。

软床之上,尚留有昨夜温存的痕迹。

古秋心里一急,害怕洛怿涵又再度离他而去,他翻身起床,迅疾穿好衣裤,便夺门而出,找寻洛怿涵。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情到深处 下
暝色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