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番外:要男宠没有要我倒是有一个24

第509章番外:要男宠没有要我倒是有一个24

就这样,焱在天时的默认之下,当起了施华茵的暗卫。而这个暗卫不但什么都做,甚至连施华茵的饮食都等大小事务全部包揽。

施华茵在知道暗卫回来,也没有出言。犹如他走的时候一般淡然,在与不在,留和不留。她是任君选择。但是既然选择留了下来,那么就代表了这个人认同了她的话。所以她也没有什么还要叮嘱的。

于是就这样半年犹如白驹过隙,快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而在这个半年里上官蒲苇几乎在都窝在施华茵的住处,吃喝几乎在那里。甚至于夜晚上官蒲苇都不乐意走。

因为在那一段时间里她明确的感觉到身体里有着某种变化。而那种变化在趋向变好的情况下发展,渐渐她的感觉身体里像是充斥着某种能量。

就这样到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施华茵和上官蒲苇站立在琼楼大殿的门前的白玉台阶之上。

施华茵淡然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若不是有蒲苇和天时,阿尔斯山脉的施家也也不会有如今的发展。一年前的楼阁空巷无人居住。

整整一年后现在,她和上官蒲苇站立在琼楼大殿之前,看着这这碧蓝如幕,盛世好景。

一年的时间,施家一族虽然没有了曾经的辉煌,但是剩下的人自娱自乐,自给自足。她不限制禁令,不限制外出,想要出去的,出去就是。

上官蒲苇问她可后悔,她说不后悔。但是不快乐,这一年里。她真的不快乐,但是若是把这个枷锁丢出去,她又何其忍心让蒲苇来顶替。

不过唯一让施华茵觉得有些欣慰是的,上官蒲苇在这半年里一直和她同吃同住同睡,她的焦躁不安的情绪也渐渐的削减了不少。

这一点施华茵倒是要谢谢焱拿来的熏香,虽然这半年里焱还是会偶尔出现,但是不会再和以前一样做一些有的没的,虽然偶然的情况下她还是会失落,但是终究没有让自己多想下去。

然而这半年来唯一觉得烦躁的就是蒲苇和天时总是不时的拿一些画像过来让她瞧让她看。然后犹如悉数家珍一般的夸赞画像上的人。

她知道他们的用意,但是她是真的没有那个心思。每每快招架不住的时候,那个暗卫总是适时的出来帮助解决……

在这一点上面,施华茵觉得这个暗卫留下来简直是太好了,而且是好的不得了。只是在不久的以后施华茵知道了暗卫真实身份,那又是一番境地。

而此时此刻她心底的哪一种无法言喻出来的涌现的激动他悄然的落在了心底。只要阿尔斯山脉的施家的以后再一次上了轨道。她就可以轻松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前提是蒲苇和天时不会在拿画像来询问她的意见那就更好了。

只是,对于那留下来的十个男宠剩下了九个的去留,她还是有些伤脑筋。面对与某个不时出现的红色身影偷偷的跳出来要掳走她的男宠,她真的心的觉得其实掳走了也好!!!
第509章 番外:要男宠没有要我倒是有一个24
邪凤逆天:庶女魔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