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奸细

尚云峰上,已经是傍晚时分,王猛负责今天的晚饭,虽说卖相不怎么样,不过也弄了整整一桌饭菜,除了出去的几人,只差乾空一个了,明凡开口道:“大师兄呢?”

“中午下山还没回来呢。”王猛上齐碗筷道:“估计是有什么事下山去了吧,我们先开饭吧。”

明凡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能出什么事。”荀良道:“我们几个加起来都没有大师兄在山上待的时间长,大师兄闭着眼都能走回来,先吃饭吧,饿死我了,不过三师兄,你这饭做的也太……”

王猛眼睛一瞪:“我是没有老十和十一做的好,你要嫌弃就别吃啊。”

“不嫌弃,不嫌弃。”

……

亟须山,位于魔宗东四百余里,传闻这里曾是上古战场,战后残留惊天煞气,方圆百里都是存才不生,没有人烟,一眼看去四周全是光秃秃地面和山崖,连只飞鸟都没有,亟须山往东两百里,有一座亟须城,城中出乎意料的热闹。

亟须山虽然荒凉,但是传闻其中有很多上古的神兵宝物遗落,那些东西修行者虽然不在乎,但对于世俗之人来说却是至宝,所有不少侠客都是朝着亟须城赶来,想要在这片上古战场找到些奇珍异宝,从此飞黄腾达。

这几日亟须城里多了不少外人,这些人不是江湖人士,而是俗世之人眼中的仙人们,正道诸多人马朝着亟须城汇聚,再往西走便要越过亟须山,过了亟须山就是魔宗掌控的地域,不能随意进入,不然可能会中魔宗的埋伏。

亟须山属于梁郡,算是梁郡比较重要的城池,郡守大人前几天也赶了过来,将城中的江湖人士都清理了让出去,如果接下来正邪两道大战,这些人连当炮灰都不够格,会白白送了性命。

城墙上的守卫也已经换了,都是正道中的修士充当守卫,防止魔宗偷袭,上官云等人都站在城墙上,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荒野。

这几天已经有了几波魔宗的摊子想穿过亟须山进城探查情报,全都被抓住击杀,柳关开口道:“魔宗敢明目张胆的行事,恐怕是有所依仗,在这么等下去,我怕会有变数。”

魔宗之前行事虽然乖张,偶尔也会传出有魔头杀人,但是从来没有一次会像这样,倾全宗之力,一夜屠城,杀尽万人,犯了大忌,引得正道门派联手,这是自寻死路,不过现在看来魔宗好像不惧他们,像是有所依仗。

四极封天印?

魔宗虽然有四极封天印,但是都知道这世上已经不存魔尊真血,四极封天印的封印不可能再解开,难道?

众人都想到一种可能,圆嗔圣僧开口道:“虽然被赶尽杀绝,但是城中却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魔宗这是要万人血,很有可能与四极封天印有关。”

为了解开封印,不惜屠掉一城,以万人鲜血,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魔宗如此横行无忌,是真的有了解开封印之法了吗?正魔两道对抗数千年,魔宗有什么其他的隐藏手段,不可能让他们一丝消息都得不到,现在最可能的便是那四极封天印。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再拖下去了。”周昊开口道:“我们要立即组织人手对魔宗动手,万一关魔头真的将四极封天印解封,造出魔神来,着对天下来来说是一场大浩劫,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这些魔道妖人的手中。”

“不宜操之过急。”圆嗔微微摇头:“现在还不知道魔宗到底有什么陷阱在等着我们。贸然前去,恐怕要中魔宗的圈套啊。”

亢不悔道:“那依大师之见,该当如何?”

“先派人去侦查一番,看看魔宗之中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再做定夺、”

“师兄说的有理。”周昊微笑道:“掌门师兄之前已经料到这种情况,已经派门下大弟子南宫青山师侄混进魔宗,传回消息应该也就这两天了。”

“还是紫炎道兄考虑周到。”圆嗔圣僧道:“那我们就静观其变,等南宫师侄的消息吧,让各派人马做好准备,一旦确定魔宗所为,恐怕就要立即开战了。”

……

第一百一十七

祁阴山下,这里是魔宗据点,这几日分布在九州浩土的教众都在朝祁阴山汇聚,关右虽然没宣布要干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魔宗要和正道诸门开战了。

九头是魔阳子的亲信,关右闭关不知道在弄些什么,现在魔宗一切事物都归魔阳子统领,九头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负责统辖山下聚集的教众。

“堂主,派去打探的兄弟全都折了。”

“没事。”九头躺在躺椅上,淡淡道:“再派几个兄弟过去。”

来报信的那位教众抬起头看着九头,有些犹豫道:“堂主,派去的兄弟都死了,再派人过去会不会让兄弟们”

“你懂什么。”九头撇了他一眼,道:“这是少宗主的安排,你只管做就是了,少宗主绝对不会让兄弟们白白送死。”

“是。”

那教众走了出去,和门口的守卫打了声招呼,朝着村寨走去。

走出守卫的视线,那教众看了看四周,钻进了一旁的草丛里,随手在脸上一抹,脸上的刀疤胡渣消失不见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正是南宫青山。

南宫青山微微皱眉,从袖袍里取出一根小指粗细的竹节,吹了声口哨唤来一只灰鸽,将竹节绑上又将灰鸽放飞。

草丛悉索,南宫青山猛的回过头,一位醉醺醺的中年大汉朝他这边走过来,好像没看见他一样,解下腰带小便,南宫青山目光一寒,那大汉从中被断开,喷洒出大量的鲜血。

……

“有消息了。”亟须城中,城主府已经改成了议事厅,上官云道:“南宫师侄传信回来了。”

圆嗔圣僧开口道:“上官师弟请说。”

上官云点点头,看着众人道:“魔宗各地人马都在朝着祁阴山汇聚,关右正在闭关,现在魔宗一切事物都由魔宗少宗主魔阳子掌管。”

“闭关?”

柳关皱眉道:“难道关右真的准备揭开四极封天印的封印?”

“*不离十。”周昊道:“关右敢在这个关头闭关,八成就是为了玩解开封印,造出一尊魔神来,我们要尽快动手,不能再拖延了。”

圆嗔圣僧思虑片刻,道:“好,通知各个门派的道兄,对魔宗动手。”

……

南疆祖巫城。

祖巫洞中,孟宪看着看着狗神神像下的巴鲁,和上一次见面相比,巴鲁的面色差了很多,看上去就像病入膏肓的老人,眼窝深陷,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不少。

孟宪吃惊道:“大祭司,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巴鲁摆摆手道:“修炼的正常现象,这一次多谢大护法出手,护得我祖巫城安全。”

孟宪有些愕然,他也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不过眼下看来,祖巫城的处境还是算不上安全,他答应过大祭司,要保全祖巫城一年。

“祖巫城还没有安全。”孟宪想了想道:“有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我是中原第一宗门太上门的弟子。”

“太上门?”巴鲁如果意外,但并不吃惊,想来应该也是知道太上门的。

孟宪道:“虽良一族之所以敢对祖巫城动手是因为他们背后有逍遥门支持,他们的目的就是妖神。”

“这件事情我已经禀告了我太上门的前辈,中原正道已经派人到逍遥门探查。”孟宪看着巴鲁道:“不过我怕逍遥门不会轻易放手,之前我离开这里回去的时候,太上门已经对我们下过手,带走的那些俘虏已经全被他们杀了,我怕他们还会对你出手。”

巴鲁看向孟宪道:“大护法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孟宪也没有隐瞒,直接道:“一是为了履行诺言,还有则是想让大祭司告诉我关于妖神的一切。”

“妖神。”巴鲁沉吟片刻,起身道:“你跟我来。”

孟宪跟着巴鲁走了出去,巴鲁没有下山,顺着山路继续往上走,走到山顶,孟宪还是第一次道山顶,看向祖巫城相反的方向,往前看有一片山峦,山峦之后就是黑漆漆的无量海,充斥着视线,偶有风浪卷起很快有平息下去,在这无量海中,仿佛九州浩土都是沧海一粟。

“那片山峦就是妖神诞生的地方。”巴鲁指着前方那篇山峦,缓声道:“当年的月不是有心要造出妖神,当时月本无意继承大祭司之位,甚至连修习巫术的兴趣都没有,但是他的爱人除了意外,成了活死人,魂魄残缺,就连当时的大祭司施展招魂术都是无用,从那以后月开始努力修行巫术,她的天赋超绝,几年时间就将所有巫术修行成功,可以说千古奇才。”

“当时她的巫术已经是我祖巫一脉当之无愧的第一,大祭司之位非她莫属,但是她根本不在乎这些。”巴鲁揉了揉太阳穴,继续道:“她不听大祭司的劝阻,独自研究我祖巫一脉关于魂魄的禁术……”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奸细
沉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