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蜕凡

“谁?”陆羽神情紧绷,看着眼前这条剑痕,全神戒备,四处张望。

此时子越归和尹雪听到外面动静也出了屋子:“陆羽?”尹雪看见陆羽心头一喜,全然没有注意到院中的狼藉。

“不要出来!”陆羽一声大喝,全身真气鼓动。子越归和尹雪一惊,止住了脚步。

“哟!小老鼠的感觉还真实敏锐啊!”一道声音如石破天惊淡然响起。

陆羽心中一凉,瞳孔陡然放大:不可能,他是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此时一道黑色身影伫立在陆羽身后,悠然自得,不似杀人,倒像是闲庭散步。

陆羽真气迸发,身法似如鬼魅,转身向后掠去,但是已经迟了,不知何物如刀刃一般,从他双肩划过,顿时血光耀眼,挥洒庭院之间。

“秘境高手?”陆羽双眼放出骇人的光芒,看着黑衣人食指之间两道风刃交织涌到,如精灵一般,停驻不息。

“哟,真罗王府的奴才倒是有几分见识!”黑衣人不紧不慢缓缓说道,放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你是谁?知道我是王府的人还敢对我下杀手?“陆羽全神戒备,眼前的黑衣人是秘境高手,就算是现在的他恐怕也难以应付,不入秘境,终为凡俗,所以陆羽只能拖延时间,希望能够找到一丝生机。

“哈哈哈,真罗王?好大的名头,你不过是个奴才,就算当着真罗王的面杀了你又能怎么样?要怪就怪你不长眼得罪了我家主人,你如果只是安分的做你的奴才,今天你们三人也就不会死了。”

陆羽瞳孔紧缩寒声道:“你是巫苍冥的人?你想灭我全家?“

“正是!”黑衣人淡然一笑,指间风刃顿时放大,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激射而出,罩向陆羽四周。

不死真气立马运转开来,陆羽全身衣袍鼓动,子越归和尹雪受到冲击,两人被生生震回屋里,刹那间陆羽闪跳而出,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陆羽刚才站立处,沙石溅起,烟尘散去,只留下地上一道十字沟壑。

“哦?果然不是一般的奴才,难怪敢打主人未来道侣的主意!”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口中赞道。

陆羽心头一紧,放佛猜到了什么,但是又有些不确定道:“你说什么?”

黑衣人嘿嘿一笑,眼中充满了戏谑:“一个贱仆而已,竟然敢高攀碧姬公主,果然是找死。我家主人眼里揉不得沙子,碧姬公主既然为你出头,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在留在这个世上了。”

“碧姬?巫苍冥?道侣?”陆羽心头一痛,放佛不敢相信这一切:“啊。。。。。”

一声长啸,陆羽眼露凶光,如一头绝世凶兽,长发披散,浑身散发出凛冽的杀气:“巫苍冥,有朝一日我必屠你满门。”

说话间陆羽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罩向黑衣人,黑衣人瞳孔陡然放大:“怎么会?”就在他惊讶时,陆羽拳头挥舞而至,带着点点金光,如黄金浇筑,黑衣人避无可避,反手接住。

“噗。。。。。”一声闷哼,黑衣人倒退数步,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陆羽,放佛看着怪物一般。

陆羽长发凌空飘散,浑身散发出金黄色的气雾,如九幽的魔神沐浴在赤日之中,傲然不可逼视,这本是武藏内经里记载的一个法门,将真气溶于血肉,乃是拼命的手段,此时陆羽将不死真气运用于此,威力更甚。

“呵呵,我知道了,你将真气强行融入筋骨血肉,从而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超乎平常的速度和力量。果然有胆识,竟然丝毫不顾筋脉尽断的危险,真是好强横的肉身啊。”说着黑衣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放佛看见猎物一般的兴奋:“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藏着了,我就让你看看蜕凡秘境的厉害。”

“轰。。。。。”黑衣人周遭突然炸开,刹那间烟尘四起,一股滔天气势凌然而升,气浪如无数把刀刃横扫周遭,真个院子被移为了平地,陆羽首当其中,全身衣袍碎裂,连退数步。

“巨罡裂风剑!小老鼠,让我来割下你的头颅吧!”黑衣人缓缓走来,手里一把巨剑由罡风铸就交织,泛起淡淡青色光泽,隐隐间有破风呼啸撕裂之声传来。

“呼。。。。。”陆羽运起身法,向黑衣人身后绕去,他知道论实力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唯有靠速度和力量的优势,攻其不备方才有一丝反败为胜的可能。

陆羽形如鬼魅,蓦然间只如一道金色流光,横贯长空,转眼间躲过风剑剑刃,可是虽然只是擦身而过,可是那把剑却飞逸出无数把小剑汇聚成一道流光完完全全击中陆羽,刹那间青色小剑和金色流光相互碰撞,爆射出骇人的光芒。

“噗。。。。。”陆羽全身金光暗淡,大口大口吐着鲜血,浑身皮肉绽裂,放佛沐浴在鲜血中的血人。

“死吧,死了就没有痛苦了。”黑衣人就如同侩子手一般向陆羽逼来。此时陆羽金身被破,真气如附泥沼难以运转,经脉更是如被千万根真扎一般,痛苦难言。

“难道我就要这么死了?我不甘心,动啊,动啊!”陆羽心中狂吼,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陆羽!”不知何时尹雪走出屋子看见陆羽浑身血迹,双手掩面,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不顾一切向陆羽跑来却被一脸痛苦之色的子越归一把拉住。

陆羽浑身颤抖,流洒出大片大片的鲜血:“走啊,快走!”陆羽一声大喝,心中近乎绝望,他知道今天很可能会命丧于此,只盼子越归和尹雪能逃出生天。

“哎呀呀,真是感人啊,你们放心,今天谁也逃不了,我把你们的头颅全都割下来,好让你们一家团聚,也算我做了一件善事,功德无量啊。”黑衣人嘿嘿一笑,突然眼中凶芒一闪,风剑举手间向陆羽头颅砍去。

“轰。。。。。”一道金光冲天,风剑停于陆羽眉心处竟然不能再入分毫,而此时陆羽眉心金光大盛,如大日如来,普照三千法界,全身沐浴在金光之下,身上的伤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不。。。不可能!”黑衣人一脸的惊骇之色,不住的摇头,放佛眼前的一切如同梦境一般。

“是那金色神物?”陆羽心头一动,眉心处的菩提心如心房一般不停的跳动,好似在衍化大道脉动,与天地相合,天地元气顿时为之吸引,向陆羽眉心汇聚而来。

“天地无常,吾为不死!”

陡然间,不死真气疯速运转,菩提心如不灭真火煅烧着陆羽体内的不死真气,渐渐不死真气转化为了粘稠状,真法易转,气力互化。一股滔天气势,从陆羽体内蜂拥而出,如神帝临九天,万物臣服。恍惚间陆羽周身如渡金箔,泛起点点金光,透出神圣,庄严,宏大的气息。

“突破了?他竟然突破到了蜕凡秘境?怎么可能?就算突破蜕凡秘境,怎么可能有如此的气势?”黑衣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涩声道。他都快疯了,他没想到杀一个在他眼里微末如同老鼠一般的存在竟然花了那么多功夫,最后竟然还让他突破了。

陆羽此时识海之内亘古不动的不死天帝法相突然动了,菩提心遥遥相对,金光摄于识海,不死天帝,双手不断变幻,晦奥如深,如隐含大道至理,渐渐手印变化越来越快,大道神纹交织隐现,天地法则动荡而出,忽然手印为之一顿,一股奇异的力量涌现而出,那道手印拍向虚空,引得天地光暗无常,地风水火一起涌出。

“光暗大手印!”
第二十六章 蜕凡
云川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