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秘的面具男人

“唔,这院子和风痕那别院倒有几分相似。”君楼打量了一下四周,评价道。

“我们这是猎妖族,灵女岂可与区区的魔族将军相提并论!”麦咚听到君楼的话,不悦道,随后转头对我:“旁边便是族长的居所,这里乃猎妖族中心地域。”

“再两侧便是本族长老,依次是按地位的其他族人。”洛千忽然开口。

就是按位分嘛。

“那我住哪儿?”君楼问道。

麦咚正打算开口,君楼抢先道,“要不我住小楼这个院子好了,反正她的院子那么大。”

“不行!”

“不行!”

洛千与麦咚异口同声道。

“我们族中有客人居住的地方,您还是移步吧。”洛千硬生生地将君楼请了出去。

君楼走了之后,院子顿时安静下来。

我住的院子很是雅致,除了几棵按阵法排列的梨树,旁边空地便是花架,还有个秋千。窗台上摆了几盆迎春花,房里绿色纱帐,绿色被子,绿色屏风,桌上的花瓶插了一枝半开放的桃花。

“怎……怎么都是绿色?”我看着满屋子清新的绿色,略疑惑。

“你从小就喜欢清冷,向来不爱明艳的颜色。”麦咚道。

说着还打开我放衣服的箱子,我看过去,居然多数是冷色衣服。我有些好奇,我幼时,到底是什么样的?

房里放了一个梳妆台,一张床,一扇屏风,一张案几,案几上放着古琴,墙上挂着一支玉笛,一把剑。珠帘将卧室隔为里外两部分。

我一一看过房里的东西,便要出去。麦咚忽然拉住我的手腕,我疑惑地看向他。

“有没有不喜欢的地方?我去给你换?”麦咚道。

我有些奇怪,之前不是洛千的母亲说来给我准备的么?

“婶婶来看了看,我让她回去休息了。”麦咚道。

我看了看麦咚握着我手腕的手,他却看了看我,没有松手。

“既然知道了,那我去找父亲吧,”我对麦咚说道。

“小楼,你的心里,最在意的……是谁?”麦咚冷不丁地问道。

“我的心里,没有最在意的人。”说完,我便挣开麦咚的手,拨开珠帘出去。

我觉得麦咚问这个问题的意义并不大,有时候是自己明知道对方心里的答案,却想要去求证,求证的结果往往不能让心情愉悦。颇有‘自作孽’的感觉。

“是我逾越了。”麦咚站在珠帘后,低头道。

“麦咚,你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我说道。

在听到‘重要’二字时麦咚猛地抬头,眼睛亮了起来。当我说完‘朋友’,他的脸上,一丝失落一闪而过。

“我想,以后我还是称你主人吧。”麦咚敛眸道。

“你……”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怎么一个个都是怪怪地……

“罢了。”我踏出房门时,身后传来一声叹息,“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有些不明白麦咚的意思。

现在我比较担心毕方的去向,他那么冷傲,这说了不会见我,许是再也不见我了。以毕方的能力,他想去任何地方,也几乎没有人拦得住,也没有人敢拦……能拦得住他的也唯有《山海经》里面的那几位吧,然而那几位轻易是不可能出来的。

“小楼,我又回来了哦!”一出门,就和君楼撞个满怀。

我实在无语,君楼这货还真的是……阴魂不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只是我如今也算作为猎妖族的主人,君楼即便是个落难神仙,终究还是神仙,万万不能怠慢他。

“不知仙君……”我还未说完就被君楼打断道,“别来这套!”

“洛千呢?”我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洛千的身影。

“他被我用障眼法支开了,不过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了。”君楼耸耸肩道。

“那你,来我这里是……?”我问道。

“自然是想待在你身边啊。”我毫不客气地瞪过去,君楼连忙改口道,“在你身边比较有安全感,你不知道那洛千,就拉着个脸,好像我吃了霸王餐一样……”

“小楼,差不多到用餐时间了,我们先过去吧。”麦咚打断君楼的喋喋不休,说道。

于是三人往外走。刚走到外面,便看到匆匆过来的洛千。洛千看到君楼,总算松了一口气。

“洛千,你带仙君先过去。我和主人有话要说。”麦咚对洛千道。

洛千应了一声,便对君楼道,“仙君请。”

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君楼只好瞪了麦咚一眼,一甩袖子跟着洛千走了。如果不算他走了几步又回头对我抛眉眼的话……

我一路和麦咚慢悠悠地走过去,看到之前路过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宅子,忽然想起来这是昆吾长老的居所。

“昆吾长老的阵法是族里数一数二的,他最喜青松,所以他的院子里全是松树。”麦咚看了看院内,说道。

“怎么长老外面没有仆人呢?”我看了看空荡荡的院子。

“族长和两位长老的院子,有专人在固定的时间打扫。”麦咚解释道。

看那门虚掩着,我决定进去看看。到长老的院子内,只觉得一片寂静,看来长老是没在自己院子里了。

穿过松树阵法,便到了居住的厢房,我打算沿着走廊从头走到尾便出去。却不想走到倒数第二间时,便听到了说话声。原来长老在家啊,我正打算敲门进去拜访,麦咚却一把拉住我。进院子前想着主人可能不在,这样冒昧实在有些不妥,便隐了气息。

麦咚对我摇了摇头。我便将举在半空的手顿住,里面的对话却让我十分吃惊,麦咚连忙在我周围布上结界。我戳开窗户纸,看到屋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昆吾长老,另一个是带着面具的斗篷男人。他们的对话清晰地传入耳中——

“大人,我们的计划,只怕要改变了。”昆吾长老对着面具男人说道。

“为何?!”面具男人转头看向昆吾长老,发出的声音有些沉闷,“听说,你们猎妖族的灵女,已经回来了?”

“不敢瞒大人,确实如此…………”昆吾长老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面具男人,低声道,“她的修为已达到上层。”

“哦?!”面具男人看来一眼昆吾长老,饶有兴趣道,“在凡界竟然也能有这等修为?倒是有趣。”

听了这样的对话,再傻的人也能联想到些什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面具男人不是我猎妖族人。如果是猎妖族的,大家都认识何必遮遮掩掩?并且,昆吾长老和这个面具男人有着不为人知的……交易……?!

“那毕方的行踪查得如何了?”面具男人沉吟了一会儿,问道。

“这……他自从在白府出现之后,便没有消息,我也在尽力查找。”昆吾长老说道。

我的心一紧,那个面具男人也在追查毕方的行踪。他到底是谁?是敌是友?!

等等!我记得那天在潽云寺,洛千的母亲也假扮毕方来着,只是因为扮得实在不像而被我识破。只是,猎妖族只有族长和两位长老,有机会见到毕方的真容吧?洛千的母亲毕竟不是猎妖族的核心人物,她如何会得知我和毕方的关系?

再说,就算是族长,也不知道我和毕方之间……也就是麦咚、君楼和风痕吧?他们几人不可能去和族长说。难道,这洛千的目前有猫腻?

“可是,兰芝却说,她在潽云寺见过毕方。”面具男人沙哑着声音说道。

兰芝……就是洛千的母亲!那个女人,竟然和面具男人是一伙的吗?!

昆吾长老浑身一震,紧张道,“不可能啊,我明明是在白家水府见到毕方的……如何会出现在潽云寺呢?”

“别紧张,昆吾长老!”面具男人说道,“你们那灵女去潽云寺见毕方,没想到碰到兰芝,兰芝想也没想就幻化为毕方的模样,结果却让那丫头识破了!”

“这……”昆吾长老有些疑惑,“灵女自小在凡世,怎么可能认识毕方呢?”

“我看不止认识,还关系密切。据兰芝说,你们那灵女当时看到她,是一副惊喜又复杂的表情。依我看,他们可能相恋了……”面具若有所思道。

竟然被发现了!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自己好不容易隐藏起来的心事,竟然被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道破,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

“相……相恋……?”昆吾长老有些难以置信,看向面具男人,“大人……您这不是开玩笑吧?猎妖族的灵女,怎么可能和毕方相恋哪?!”

“开玩笑?跟你?”面具男人语气嘲讽道。

“不敢。”昆吾长老讪笑。

昆吾长老似乎有些忌惮这面具人,一直都小心翼翼地瞧着面具人的脸色,生怕惹到他不高兴。昆吾长老作为猎妖族的长老,地位已经够高了,他为什么还要和面具男人做交易?直觉告诉我,这个面具人十分不简单。

“不过这件事,如果是真的话……那倒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烦……”面具男人想了想,“毕方和你们灵女相恋……接下来会很有趣呢。”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秘的面具男人
无意为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