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青龙之逆鳞

当看到牛大仁变身为金甲神牛的时候,噜噜一下就明白了,还不等牛大仁将困兽之光释放出来,噜噜就已经飞向青龙,高举玄黄刀,朝着青龙就劈了过去。

直到此刻,青龙也没感受到‘困兽之光’有什么特别之处,当看到噜噜举着玄黄刀朝着自己劈来的时候,他还禁不住摇了摇头,一个念头闪过,就准备向一旁闪避。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发现自己被一股力量给牢牢地束缚住,这股力量,就像一道无形的枷锁,死死地固定着他的身体,让他难以挪动一寸,其实这股力量并不很强,然而对于现在的青龙来说,却是没有办法立即挣脱。

就在青龙即将挣开困兽之光的时候,噜噜的玄黄刀就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看着寒光毕露的锋利刀刃,青龙明白,一切都要结束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接受被杀的现实。

只听噗的一声,玄黄刀就从青龙头顶毫无悬念的劈了下去,青龙也难免落得个被劈两半的下场。

牛大仁和噜噜也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把青龙杀了,过了好久,才意识到,青龙真的已经死去,这才抱在一起开始欢呼雀跃。

然而就在下一刻,牛大仁突然瘫倒在地上,噜噜也感觉身体瞬间变得十分虚弱,随后就看到青龙出现在他们面前,只是他的身体很虚幻,就像是道影子一样,原本的狼藉一片的广场也瞬间恢复了,五元树不见了,青石地板依旧很整齐,只有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能说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战斗。

“你还没死?”看到青龙,噜噜立即警惕起来。

青龙看着噜噜笑了笑,“青龙乃是本源,犹如空气一般飘渺,你的实力再强,能杀死空气么?只是想要凝聚出一具实体,尚需百年时间。行了,你们也都起来吧,让你们杀个人推三阻四,装死的本领倒是日渐增强!”

青龙的话音刚落,地上的‘尸体’就一个接一个的爬了起来,然后化成人形,面带微笑的朝青龙走去。

“小剑,不是我说你,刚才你死的实在太假了,就算被那小子一枪灌入大脑,那也得象征意义挣扎一下吧?”

“就你会死?叫的跟杀猪似的!”

“你们都要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的一句‘宝宝别怕,亲老公来了’,那小子还傻乎乎的和我们硬拼呢!”

“不理你们了,又占人家便宜!”

“敖兖,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布什么真龙结界,害我们不得不跟着你一起演下去,否则的话,我们肯定比他们先死。”

“我看你们都别说了,要说还是我们青龙老大最厉害,你看人家死的多真实,简直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牛大仁和噜噜当然是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些人为了死,居然绞尽了脑汁。

青龙的两条眉毛都快拧成一股绳了,“够了,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在这里胡说,你们可以说死就死,我能么?”

青龙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惊,那个叫宝宝的女人,不可思议的问道:“青龙老公,难道不是你故意让他们杀死的?”

对于这个称呼,青龙显然是不怎么喜欢的,“当然不是!行了,都不要再废话了,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

水晶宫的外面已经是金碧辉煌,内部更是奢华无度,色彩以金色为主,配有五彩斑斓的宝石镶嵌,甚至还有大量的金银珠宝首饰,胡乱的堆在一起,给牛大仁的感觉,整个水晶宫就更像是一个藏宝屋,都说龙族喜欢收集宝物,以前还不相信,现在却是不敢怀疑。

不久之后,牛大仁和噜噜就被带到了一张纯金打造的大饭桌前面,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盛放菜肴的器皿也是金银打造。

闻到弥散在空气中的酒香,噜噜的口水都禁不住流了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酒的滋味了,别说美酒,就是酒精勾兑的劣质酒水,噜噜也会觉的那是人间美味。

只是客气了几句,也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牛大仁和噜噜就自顾自的狼吞虎咽吃了起来。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今生还有没有机会享受这么丰盛的佳肴美食。

等他们吃饱喝足以后,那个宝宝才开口问道:“青龙老公,你快告诉我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说你不是故意要输给他们,可是我明明看到,你最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那小子砍你的?”

“难道你以为我不想动么?我是被他的那道光给锁住了,真没想到这小子身上拥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战技。”

“战技?不是天赋么?”听了青龙的话,噜噜疑惑的看向牛大仁。

牛大仁点了点头说道:“青龙前辈说的很对,那只是战技,不是天赋。”

“原来那是战技,不是天赋,难怪青龙老大会着了这个小子的道。”那个以为青龙放水的男人,恍然大悟的说道。

“不是,我没明白,战技能束缚住青龙,难道天赋就不能么?这能有什么区别?”噜噜显得有些疑惑,牛大仁也没弄明白。

青龙笑了笑说道:“天赋本就是天道赋予你们的,所以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只有战技才是你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对谁都有用。”

“这不公平!”

听到噜噜的吼声,宝宝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小没良心的,你身上的哪一样不是本源之祖赋予的?包括你的小弟弟,虽然是小了一点点,但也是本源之祖给你的!你用本源之祖给你的东西打本源之祖,和儿子打老子,有什么区别,难道你就不怕遭雷劈么!”

宝宝的解释不但趣味性十足,而且十分有道理,立即引起其他人的共鸣,开始轮番轰炸牛大仁和噜噜,但焦点更多聚集在噜噜的小弟弟上面,这让噜噜不禁有些脸红。

一直等到他们闹够了,青龙才看着牛大仁说道:“牛大仁,你的这两项战技,虽然都很不错,但都存在着致命的缺陷,若不改进,必受其害。”

牛大仁恭敬的说道:“此两项战技乃是先人所创,或因晚辈不能窥其真谛,才让前辈有此误解。”

青龙摇了摇头,“并非如此,破天枪法乃是裘破天达到神王后期所创,此人当真是旷世奇才,居然让他感悟出了一种暗藏于天道之中的道中道,这破天枪法其实就是要表达他想打破天道,成就自我大道的一种心情。只是他的道至今还受到天道束缚,破天枪法也没办法达到大乘之境。你与裘破天,道尚且不合,又怎么能发挥出破天枪法的威力?”

“原来是这样,那我应该怎么改进呢?”

当牛大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旁边的宝宝立即说道:“别问,问了他也不会说,这需要你自己去感悟。”

果然,青龙没在继续说破天枪法,而是说道:“困兽之光乃是你父亲金无涯所创,这是一种凭借自身力量束缚别人行为的战技,这个战技有两个优点:一是瞬发,一是无抵抗无消耗,但也有两个缺点:一是自身力量必须超过被束缚者一倍以上,另一个就是当对方力量过于强大时,就会造成反噬。”

牛大仁点了点头。

“正是因为这个战技弊大于利,所以你父亲一直没有将困兽之光流传出去,甚至你母亲林若曦都没有学过,但你父亲在赴死之前,还是将这些都清楚的记载在《狂牛奔日诀》当中,留给了你,因为他觉得这个战技还是可以改进的,但你却直接应用到战斗中。正是因为和你父亲有着一样的担忧,你才一直默认困兽之光是天赋,因为你不能把这个战技传授给你亲近的人。”

“是的,我担心我会心软,把困兽之光传授给他们,只会害了他们。”

听了牛大仁的话,青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虽然在七子争霸赛上,对战皇振天的时候,你就知道困兽之光很强大,但你还能牢记父亲的叮嘱,不敢在真正战斗中使用,只怕战胜我之后,又是另一番想法了吧?”

牛大仁没有否认,“前辈说的没有错,一直以来,我都对困兽之光敬而远之,以至于刚才险些忘记,然而我现在的力量已经能与一般的三四劫散仙不相上下,只要我不在散仙身上使用,应该没人能够抵抗。”

“你能有这种想法也算正常,不过我要说,你大错特错,你的困兽之光,不但受到力量的限制,还受天道束缚,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分神期,只要灵魂境界达到合体期,就能破掉你的困兽之光,你也一样会受到反噬,而且你父亲就是因此而陨落。”

“怎么会这样?”青龙的话让牛大仁感到震惊,不是因为怀疑,而是因为他父亲已经是神王境界,要真像青龙所说,那盗取空间本源的神王,岂不已经突破了神王境界。

青龙没有回答牛大仁,而是转向噜噜,笑着对他说道:“你这小家伙,被人坑了还不知道。”

“我被坑了?谁坑我?坑我什么了?”噜噜满脸迷茫的问道。

“传承功法和天赋乃是天道赋予超级神兽的特有本领,传承功法会在化形期觉醒,天赋则是在合体期觉醒,你的传承功法被人洗了去,就是剥夺了你超级神兽身份,还怎么能得到天赋?刚才我看了一下,你的元属性,在匹配期间出了问题,雪醉鼠乃是水属性,天道相应赋予速度特性,而你的元属性异变成金属性,应该匹配力量才对,但天道居然还是匹配给你速度,为了弥补你先天力量不足,所以天道赋予你的是超级天赋白虎化身,只是现在你已经失去了超级神兽身份,已经得不到白虎化身了。”

“天机子这个混蛋!那还有办法补救么?”

青龙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这是你应得的,是不应该被人剥夺的,只是我没这个能力,只有白虎能够帮你,然而白虎性格孤傲,从不与人多说废话,一旦遇到,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但是你们有规则护身,他不会杀你们,所以你们千万要记住,这时候你们不要还手,直接跪下来求他,他就可以帮你恢复超级神兽的身份,同时会给你新的传承功法,记住了么?”

“多谢前辈指点。”得此天大好处,噜噜无以回报,只能跪在地上,恭敬的给青龙磕了三个响头。

不等牛大仁和噜噜再问其他,青龙就拿出一片巴掌大小的青色鳞片递给他们,然后说道:“这就是青龙之逆鳞,你们可以离开了!”

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第26章 青龙之逆鳞
石牛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