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来自过去的一拳

就在勿生道仙君厉吒一声,带领众人冲入劈开虚空之中时,一股莫大的拳意凌厉万端,以不可阻挡之势自遥远的虚空之处发来,毫不客气的轰在勿生道仙君设置的漆黑光罩上。

咚——

一声巨响掀起漫天波澜,莫大的冲击波移山倒海,地下世界一击炸碎,接着,这股绝大的冲击波一冲上云霄,狂暴冲上万余里高空,数千里的地下岩层无法承受这一击,瞬态刹那,“狮龙升神图”就没了,地下世界的一切不复存在。

“嗷!”勿生道仙君惨嚎一声,暗黑sè光罩破碎,他和勿生仙君齐齐被轰进劈开的隧道之中,根本无法建立有效反击,就被直溜溜轰出遥远的历史时空,彻底离开了雪魂山脉。

“噗!”鲜血狂喷,勿生道没有接住这一击,胸腔都似被打炸了一样,张嘴就是一口极度jīng华的鲜血喷出。其余的力量分别被勿生空,勿生光,勿生邪,勿生破,勿生裂,勿生岳,勿生隐,勿生厉,勿生胤所承担。

!承受其余拳劲的勿生仙君也一样,齐齐闷哼惨嚎,胸腔被打炸,肺子好悬自嘴巴里喷出去。都张嘴就是一口极度jīng纯的鲜血喷出,身躯就似十个破瓢般,齐刷刷在虚空之中一阵暴走,想停也停不下,甚至无法转过身看看被谁打的。

“yīn阳妙仙拳!”勿生道仙君狂吼一声。

他瞬间就懂了,来人是yīn阳妙境的大法力高手,能一击将他们十个轰得吐血,其人修为之高堪称空前绝后,这一击比起主上恐怕也只强不差。他慌忙将手中的奇形短刃凌厉一划,爆发出一股扎死众神的莫大巨力,向身后冲击过来的拳意狠狠斩杀过去。

勿生光等人也一样,被这一拳劲轰得骨肉分裂,身躯内的很多jīng华都被一击震出,貌似从来不曾受过如此严厉的重创,可他们明白,攻击才刚刚开始。

勿生空厉吼一声,他竭力将勿生灭废材一样的身躯撼护住,可即便他努力了,勿生灭的肉身也嗝儿的一声,就似皮球儿被压破了一样,完全看不出人形了。

这一击太沉重,废材一样的勿生灭根本无法抵挡泄露出一丝丝的劲力侵袭。

咚——

史诗般的拳劲势若惊天,仿似来自远古,仿佛来自过去。

这一拳威力之巨大,堪称空前绝后,没办法形容到底有多么巨大的震慑力。十个勿生仙君修为超强,可也无法顶住这一击,他们的身躯连连自虚空中暴走,甚至无法停下转身发力谋求同归于尽,就被轰出无限遥远的历史时空。

拳意自背后隧道之中砸来,勿生道等人厉吼着试图建立有效防御,但是很可惜,这一拳不晓得为什么,就那么玄奥,超出任何人类可以理解的范畴,闪着金光的一团拳意竟然有轰杀一切大能的震慑力,毫不客气的将他们轰得骨肉分家。

啪啪声不断,骨头一块块碎裂,天大的法力也用不上,刚抛出去的护身奇宝都在这一拳之下报废。

修为最强悍的勿生道反而遭到最严厉的攻击,哪怕他有远古神荒第七重的修为,可也没法子正面抵挡这一拳之威。

“好……好恐怖的手段……”勿生道凄厉而狰狞的惨嚎非常血腥,奇耻大辱啊,这一拳的拳意已经达到无可想象的高度了,他甚至无力理解,yīn阳妙境何人能有这般强大,这是不可能的,yīn阳妙境的掌教至尊也未必有这份修为。

恍惚间,他竭尽全力,不计代价将脖子向后扭动半圈,拼死向身后艰难的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火焰般的奇特虚空,虚空如世界,亿万里高的火焰之中无数个体积绝大的寒冰美人雕像伫立着,火焰的最zhōng yāng有一朵莲花,莲花上面坐着一个容颜绝美的道姑,道姑一袭雪白sè道袍,她优美端坐,宛若毫无一丝瑕疵的美玉,娥眉,凤眸,鹅蛋脸,犹如一朵无可形容的绝代奇葩。

忽然,绝sè道姑睁开凤眸,优美的举起右拳,遥遥向前一递,又是一拳凌空轰来。

勿生道大惊失sè,那个绝sè道姑是谁呀,好强大的气魄,接着他就万分亡魂,之前那一拳之威尚未彻底消化,这新来的一拳更见恐怖,他隐约看见一点金光,金光就犹如横跨亿万历史长河里的雷神之锤,无差别的向他们十个轰来。

“全力抵挡住!”勿生道仙君吓得魂飞魄散,这一拳之威绝对可以直接打灭他,他歇斯底里不计代价的运集全身法力,嘶吼着也自虚空中一拳捣出。

勿生十大仙君中的其他九人也全力以赴,祭出神器,纷纷发动奇诡绝学,化作无边威能,试着扭曲时空与之硬xìng对抗。

咚——

这史诗般的一拳正面打击十大勿生仙君。

“嗷——”勿生道等人惨嚎着,被这一击再次轰出遥远的历史年代,自虚空中足足暴走无穷遥远的里程都没停下。拳意凌厉透彻,轰杀进身躯内的每一颗细胞似的,他们不间断喷出本命jīng华,鲜血似不要钱的洗脚水,在那一拳之威的莫大震慑之下一口接一口的喷起个没完。

这一暴走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五年之久。

轰隆一声,虚空终于破碎,勿生道仙君等人哗啦一下子掉了出来,齐齐摔得头晕眼花,分不清方向了。

这是一个洪荒般的世界,元气充沛景sè宜人,地理位置只有天晓得,只见四周都是参天大树,不远处还有数量不少的犀牛和其他稀奇古怪的怪兽,貌似此地也不会有人迹,很洪荒很原始。

“哦……”勿生道等人凄厉闷哼,一个个身受绝大重创,每个人都在五年的历史长河之中被轰得骨肉分裂,一个个伤势沉重的超乎想象,有几个仙君甚至连人形都难以维持,身躯其他部分的骨头都支出体外,身体更是犹如血人,形象凄惨的不像话,作为神级大能他们恐怕是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批。

勿生道等人瞠目结舌惊骇yù绝,糊里糊涂被某个不晓得名字的大能一顿暴打,自虚空暴走很久,尤其让他们震撼绝伦的是,那人肯定有能力杀死他们,不晓得为何手下留情了,也很像故意虐待他们一样。

总之,经历这一轮暴打,勿生十二仙君是活了下来。

“是谁!是谁!?”勿生空嘶声厉吼,他浑身是血满面狰狞的站起身,死死瞪着高空。他发自内心想不明白,很想搞清楚到底被何人如此凄惨的剥夺了一切尊严,以他们的地位被如此虐待,这是一件非常非常让人发指的事。

“yīn阳妙境的人,是个女人,我只勉力看到一眼。”勿生道哇的一口鲜血喷出,他竭力运功驱散体内暴虐的法力冲击,一边道:“看那修为,肯定超出我们可以理解的范畴了。”

“难道是远古大能嘛!”勿生光嘟囔着一个冷颤,他眼珠子被震出眼眶一颗,满嘴牙齿被轰得jīng光,嘴巴里三十多颗牙齿被摘除的干干净净,基本上一颗都没有了,牙槽可能都粉碎了,他心下胆寒万分,颤抖着猜测一番。

勿生胤则浑身**,每个汗毛孔都喷涌出大量jīng血,肋骨支出十多根,就像是多出来的骨刺一样刺目,他竭力克制着剧痛侵袭,一边颤抖着道:“类似的强势打压,我只在主上身上见到过,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么恐怖的女人……”

勿生道等人都惊呆了,那人是远古大能嘛,她是什么修为,与风歌吟到底是什么关系,凭什么对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羞辱,要说两者没关系才怪,总不能说是碰巧吧,这一点是没人相信的。

一时间,风歌吟的身份成了最大的悬疑,众人齐齐懵瞪,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办了。

过了好一会儿,勿生空才艰难吞咽着不适的咽喉部位,他道:“这事……恐怕得汇报主上,由他老人家定夺吧。”这一击是彻底将他所有信心杀得一干二净,自虚空的五年暴走岁月,他百般竭力却连扭头看看被谁打的都无法实现,正面遭遇的话就别提了。

“她是谁呢,奇怪,那yīn阳妙仙拳可是yīn阳妙境的大术。”勿生道犹如失神般喃喃自语,他死活想不通何人能具备如此震慑力,还为一个洪荒境界的小修士大费周折的羞辱他们,这是一件极其不寻常的事。

“女人……”勿生空恍惚的喃喃自语:“难道说,那人是传说中自爆的yīn阳之主,yīn阳妙境的掌教至尊法卿浓……”

“妈呀!”此言一出,勿生道等人惊叫着跳起来,犹如屁股被钢针刺了一下。众人神魂冰凉面sè齐齐大变,勿生空如此一说,众人顿时联想很多,没错了,那道姑应该是yīn阳妙境的法卿浓,貌似只有那个女人才有这份修为。

可是,让众人困顿不解的是,传说中法卿浓在远古神荒第十重停留很久无法突破,最后强行冲击远古大能的境界没成功自爆了,这算是远古神荒修道界教训最严厉的历史事件,打那以后少有人敢继续冲击远古大位,这事发生的年代很久远了,掐指算算的话,法卿浓是五百多万年前自爆的。

假设,那个绝代道姑就是法卿浓,众人就释怀了,被打一顿貌似可以理解。传说中,法卿浓有远古神荒第十重的恐怖修为,而且不是一世修为达到这个程度,是多次转世都达到第十重这个让人身心冰凉的境地。

巨巨离奇的是,法卿浓最后一世修炼,由洪荒第一重达到远古神荒第十重只用了十八年的时间,这是一个令人非常非常发指的速度,当年那个女人堪称横扫一切,名头之响亮,绝对算是远古神荒大世界众神领域的擎天巨臂,没人不敬仰的。

法卿浓自爆以后,yīn阳妙境实力暴跌,排名大不如前了,这是远古神荒大世界的重大历史变迁,很多人都知道的。

众人面面相觑惊怒交集,即认为那女人就是法卿浓,又感觉有些不对头,毕竟,法卿浓自爆时很多人都知道的,时至今rì都残留很多当年的历史遗迹,那一声震撼远古神荒的自爆,直接葬送了六个古老皇朝啊,不止数千亿人类被活活炸得形神俱灭,连一丝残魂都没剩下,这事绝对是板上钉钉如假包换的。

假设,这一拳真是来自法卿浓,那堪称是来自过去的一拳。
第一百七十一章:来自过去的一拳
封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