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遁逃

玉珠世界黑暗遍布,但是有一个处却越发的明亮,在那里站着一个少年,此时的他嘴巴张开,那张开的程度已经能够塞进一个鸡蛋,只见他的脸上满是惊讶和惊喜之色,就在他的双眼当中倒影着一个淡薄的影子,这个影子一直在动,仿佛在演示着什么似的。

梁凌风脸上的惊讶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散,但是旋即他的脸上又被一股凝重笼罩着,只见他的身体绷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双眼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那一个影子。

眼前的影子一次又一次在梁凌风的眼前摆动着,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半个小时后,梁凌风轻轻地吐了口气,看向小猫的眼中也满是不可思议,显然他被眼前的这个影子给震惊到了。

原本小猫心里面也是有些不确定的,毕竟当年才拿到玉珠没多久就被那群道貌岸然的人类追杀,连好好研究玉珠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在偶然机会之下进到玉珠世界里面,看到这里面有一个影子在施展他最强的攻击。其实小猫也心里面也没什么底,不知道玉珠能否修复缺失的武技,因而它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不过是想要碰碰运气而已,只是没想到的是这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玉珠居然有如此能耐。

“哼,我没骗你吧,整个武技还原出来了,还有专人教你,要是你再学不会的话就证明你太笨,谁也帮不了你。”小猫哼了一声,一副骄傲的样子,看起来好像真的老早就知道玉珠世界里面有如此强大的能力,能够还原缺失的武技部分。

当然,梁凌风自然不知道小猫心里面想着些什么了,他同样认为小猫早已知道玉珠世界里面有这样的一个能力,梁凌风心中暗想,既然玉珠世界有着如此强大的能力,那么他以后遇到不懂的地方不也能够进来玉珠世界里面看这个影子演示一遍?

梁凌风心中越想越是高兴,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看向小猫带着感激的眼光,道:“小猫,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提高修为,让你早日脱离元神的状态。”

原本梁凌风并不知道小猫这个状态是处于一个元神的状态,梁凌风只知道小猫没有**而已,因为以梁凌风的修为还有阅历还没能够上升到那一个能够知道元神的层次。毕竟能够修炼出元神的都是一些称得上高手中的高手,对于梁凌风而言的确有些遥远。

而元神神奇就神奇在虽然**毁了,但是并不代表就一定会陨落,修为达到一定层次的高手其实是很难陨落的,因为他们已经修炼出元神了,只要元神还在,日后修炼出**就能够复活,只是这个没有**的元神状态相当的虚弱,修为与以前相比也会一跌千里,所以其实元神状态是一个很危险的状态。

也幸好当时小猫自爆的时候玉珠把他的元神扯进玉珠世界里面,否则现在这个世上将没有小猫这一号人物了,毕竟以那些人类强者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感应不到小猫虚弱的元神。不过正是因为玉珠的存在,让小猫躲过一劫,尽管现在实力与巅峰之时相差甚远,但是他却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而小猫能够成功东山再起就要看梁凌风了。

小猫闻言,脸上露出颇为满意的神色,点头道:“就等你这句话,好了,我就打扰你了,你自己在这里慢慢参详。”

“诶,先别急着走,等下我该怎么出去?”梁凌风见小猫好像脚底抹油一般急急想要离开,他急声问道,虽然他进来了,但是不代表他知道怎么出去。

小猫听到梁凌风问这些白痴的问题,它很是无奈地道:“虽然你处在玉珠世界里面,但是玉珠已经把你认作主人,所以只要你心中一个念头,玉珠便会把你送出去。”

梁凌风哦了一声,示意已经明白了,小猫摇了摇头,看了梁凌风一眼便纵身一跃,身影没入黑暗当中,迅速从梁凌风的眼中消失不见。

“主人,我什么时候成了这颗玉珠的主人,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小猫,先别跑啊,给我解释解释。”梁凌风闻言,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疑惑,他连这颗玉珠是什么时候进他身体里面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成了这颗玉珠的主人?

可是小猫似乎没听到似的,飞动的身影没有丝毫停顿。看着渐渐远去消失不见的小猫,梁凌风摇了摇头,既然无法解释就先不管这件事,先把这个强大的三等武技学会了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梁凌风双眼微凝,满脸认真地看着眼前处于昏暗当中的影子,影子仿佛不知疲倦地一次又一次重复着那一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梁凌风的全部心神都放在影子身上,一副心无旁骛无瑕理会其它东西的样子,估计就算现在有人出现在他身边他都不会知道。

突然,深陷其中的梁凌风突然动起来了,只见他的身体随着影子的摆动而摆动,起先他与影子之间的动作有着前后之分,无法做到同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招一式打多了,梁凌风的动作居然跟影子的动作实现了同步,只是不知为何,梁凌风的动作跟影子的动作里面始终差着点东西,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

尽管两者之间存在着差距,但是梁凌风不着急,他不知疲倦地一次又一次跟着影子摆动手脚。

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梁凌风的双眼越发的明亮,身上的气势缓缓升了起来,突然间梁凌风大喝一声,体内气势达到最顶峰,一掌朝外打去,那震天裂地的气势足以横扫七层武手当中的每一个人,要是当初梁凌风拥有这样的武技,跟李高力的战斗就不会那么一波三折,一掌下去让他连吃药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晕死过去。

喝声自梁凌风的嘴中朝外扩散而去,在这个不见底的玉珠世界里面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回荡的声音,那声音渐渐消散在空气当中,可见玉珠世界是多么的无边无际。

梁凌风的动作保持了一阵子后,突然之间整个人就轰然倒下,在梁凌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后,他的身体突然浮了起来,在空中悬浮了一秒钟后便犹如一道闪电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玉珠世界当中,只是在梁凌风离开后,那地上的影子依然在一遍又一遍地演示着裂天掌。

几乎在呼吸间,梁凌风便从玉珠世界里面退了出来,只见他此时双眼紧闭,身体也是大汗淋漓,浑身湿漉漉的,只是他的嘴角却掀起喜悦的微笑。

翌日,梁凌风醒来后发现自己满身脏兮兮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他也唯有摇苦笑两声走出去大了点水洗了个澡。想起昨天晚上进去神奇的玉珠世界里面,要不是他自己亲身经历,他肯定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奇妙的存在。

虽然梁凌风睡了过去,但是他知道自己最后打出的那一记裂山掌是多么的有威力,他握了握拳头,他的脸上突然浮现惊喜之色,他发现自己的修为终于突破了,这样一来他就更多了一丝的把握。

梁凌风拉开门就往陈霸天的书房走去,想要问他陈府里面有没有一个专门用于修炼武技的地方,只是在他走动的过程中,一些经过他身边的下人丫鬟见到他都喊他一声姑爷,梁凌风闻言,脑袋当中满是不解,不过他知道肯定是陈霸天搞的鬼,梁凌风快步来到陈霸天的书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里面传来一声平淡而不是威严的声音。

“陈伯父。”

梁凌风推门走了进去,只见陈霸天在认真地看着桌面上放着的书函,眉头不时皱一皱,似乎遇到些什么苦恼的事情似的。

陈霸天听到梁凌风的声音,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抬起头看向从门口走进来的梁凌风笑着道:“原来是凌风啊,先坐在,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凌风走到陈霸天书桌前的藤椅上坐下,点了点头,道:“陈伯父,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修炼武技的场地?”

陈霸天眉毛一挑,梁凌风说起这武技他还提醒了他一件事,就在昨天梁凌风离开之后,守在藏书阁门前的陈建便来到陈霸天的院子里面找到他,两人还呆在里面聊了很久,其中就说到梁凌风在不久前借了藏书阁当中唯一一本三等武技,也是唯一一本残本。

陈霸天知道这事之后,手掌一拍桌子就想要去梁凌风的房间把他捉出来好好教育一番了,一个还没有修炼过武技的人居然敢碰三等武技,而且好的不选偏选那本放在藏书阁里面几十年没有动过的残本。

也幸好陈建及时拉住他,不然以陈霸天那时候的心急样子肯定会跑到梁凌风的房间里面把他揪出来。虽然陈建看起来不过是一个糟老头,不过他那时候说了一句让梁凌风尝试一下,说不定会有些什么惊人的表现。在陈健说了这句话后,原本还相当心急火燎的陈霸天居然乖乖坐在那里。

难道真如陈健所说的这个小家伙又给他惊喜?陈霸天眉头微微一皱,道:“有是有,你是需要修炼武技吗?”

“是啊,我昨天晚上好像领悟出些什么,所以今天就想要尝试一下,看看成果如何。”

梁凌风脑袋微点,并没有把昨天晚上发生的那神奇的一幕说出来,且不说这件事的可信度,光说出来了梁凌风就会有危险,所以他只是说了他自己领悟了些东西出来,并没有说早已知道裂天掌完整的修炼方法。

“是那门裂山掌吗?”陈霸天试探性地问了问,道。

梁凌风并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尽管如此,都足以让陈霸天惊讶,毕竟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悟出点东西还是相当不简单的,怎么说那裂山掌都是三等武技,许多人就算是修炼个二等武技都要个把来星期才有点小领悟。

陈霸天眼光一闪,道:“要不你还是搬到院子里面吧,我们这里每一个院子底下都有一个专门用来修炼武技的地下室,下面是用钢板制作而成的。虽然不敢说固若金汤,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打烂的。”

梁凌风闻言,想了想便答应了陈霸天,虽然他之前觉得住一个房间就够了,但是现在想来拥有自己独立的院子还是不错的,毕竟他的身上有着不少秘密,并且还能在属于自己的地方修炼武技,不会让人看到,因而梁凌风最终还是改变了初衷,决定搬进院子里面。

“要不你就直接搬进雪馨的院子里面住好了,反正她那里还有空的房间,而且你们很快就成亲了,不住在一起反而惹人闲话。”

陈霸天见梁凌风同意了,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之前他就想让梁凌风住进院子里面的了,毕竟梁凌风现在也是有点身份的人,还让他继续住在房间里面就有些说不过去,而且陈家又不是没有院子,只是这家伙死活不进去,他也没办法,只能由着他。而这一次他自己提出来正好让他搬进院子里面,而且还搬到陈雪馨的院子里面,可谓是一箭双雕,解决不少问题,只不过现在就要看这个家伙同不同意了。

“这个……”梁凌风闻言,脸上有些犹豫不决,毕竟孤男寡女的住在同一个院子里面。

陈霸天摆了摆手,道:“不用这个了,就这么决定了,反正以后都住一起的了,早点过去早点习惯。今天就搬过去吧,我现在安排人帮你拿东西过去。”

梁凌风听到陈霸天如此坚决,他也唯有苦笑两声同意,陈霸天见梁凌风点头同意,他的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问道:“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就在梁凌风想要摇头说没有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刚才走过来的时候那些下人叫他做姑爷,梁凌风看向满脸笑意的陈霸天,问道:“陈伯父,还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向你提亲,怎么那些下人都叫我姑爷?”

“我已经把你们要成亲的事公布出去,限时樵山镇上所有名门望族大门大户都会参加你们的婚礼,所以你要好好准备。”陈霸天摸了摸下巴,朝梁凌风戏谑一笑道。

很显然陈霸天早已知道梁凌风会有这样的一个表情,不过陈霸天也没办法,这家伙回来这么就连屁都不放一个,陈霸天都怀疑这家伙早已经忘记了有这回事。那家伙对待这件事上完全就是踢一脚动一下那一种,所以陈霸天唯有出此下策,逼着那个家伙动。

梁凌风闻言,一下子傻眼了,太突然了,实在是太突然,他还没有正式上门提亲,陈霸天直接就省去这一步,要不要那么心急把女儿送给梁凌风,虽然他很想问陈雪馨是不是他亲生的,但是梁凌风没有这个胆量。

“这会不会有点快了点?”梁凌风低声问道,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不对的了,回来了那么久只顾着修炼,把这件完全给望了。

“还快?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两个月就要选拔大赛,而且你已经拿到年赛第一名,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陈霸天似乎越说越愤怒,直接就是瞪了梁凌风一眼,低沉着声音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女儿配不上你?”

梁凌风感受到陈霸天话语当中的愤怒,顿时间吓得震了震,他赔笑了两声,抬起头看了看陈霸天,小心道:“不是不是,雪馨怎么会配不上我呢,我是怕我配不上她而已。”

“不是就得了,我说你配得上就配得上,还有,我已经通知了你的父母,过几天我就会派人把他们接过来,你就安安心心给我呆在陈家里面等着当新郎就行了。”随着梁凌风话语中的歉意,陈霸天的语气也缓和了不少,随后挥了挥手示意梁凌风回去,淡淡道:“好了,既然你知道了这件事,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些重要的东西,先行过去雪馨的院子里面,我会派人通知她。”

梁凌风苦笑一声,他知道该来的还是得来,即便他想躲也躲不掉,既然如此就唯有接受吧。如此娇妻送到面前,要是梁凌风再闪躲就说不过去了,而且原本梁凌风便对陈雪馨产生爱慕之情,只是局限于年龄还有阅历,他不懂得应该如何把心中所想转化为行动。

梁凌风回到了房间后,便把自己贵重的东西全部带走,不过他的那些贵重物品就只有陈随的两本书,还有一本从藏书阁里面借来的残本三等武技,梁凌风把这三本武技收入怀中便朝陈雪馨的院子走去。

梁凌风来到陈雪馨的院子门前抬起手,但是又不敢敲下去,可是手在空中停顿了一阵子还是轻轻地敲了下去,或许是因为知道以后要在这里住吧,梁凌风还是咬了咬牙狠下心敲了下去。

“谁呀?”

响起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后,院子里面便传来一阵脚步声,而后一声脆生生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很显然是前来开门的正是陈雪馨的贴身丫鬟小静。{,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遁逃
史上最强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