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威力巨大的符箓

青羽鬼帝一愣,明显没有想到自爆了含有无忧鬼帝一缕分神的佛龛都没有炸死浩宇鬼帝,真是让人头疼!不过浩宇鬼帝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起码一条胳膊、一条腿被炸没了,元气定然大伤。肩膀一抖,柳思思就从她的身体里跌飞了出去,被刘长青一把抢到,抱着飞出数千丈,这里可不是他们能待的地方,战斗打响,余波都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思思,你没事吧?”刘长青放下柳思思,关切的问道。

柳思思浑身酸软无力,软绵绵的倚靠在刘长青身上,淡然一笑,“没事,就是浑身法力消耗殆尽,休息休息就好了。”

刘长青松了一口气,心疼的把柳思思拦在怀里,“咱们走吧,这种级别的战斗咱们都插不上手,还不如尽快回到拂萨城,等他们的战斗一结束,就带着所有天巫族的族人离开遗忘之界!”

柳思思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离开!我要和她在一起!”

“那我呢?你不和我在一起了吗?我莫名其妙的被你送到了一个地方,把这个自称是青羽鬼帝的人救出来,你却还要跟她在一起。思思,你是思思还是雯儿?我到底把你当成哪一个?”刘长青头一次有些失态,吼叫起来。

柳思思愣住了,她还没有见过刘长青如此失态,心中对刘长青产生了歉意,“对不起,刘郎,我把你卷入了这一场战斗之中,可我也没有办法,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把她救出来,她就是我,我就是她!”

“这么说她说的是真的?你还有柳思思都是她的分魂经过百世转世而生成的?那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当年死后进入幽冥界后就一直在找机会救她,而柳思思进入幽冥界也神情恍惚,似乎开启了某项记忆,你们两个的目的都是一个,就是要把青羽鬼帝救出来,而我就成了你们手中的工具?是不是?”

刘长青感到一种悲哀,自己一直被瞒在鼓里,一直充当了她们的打手和工具!

“不,不是这样的,大哥,我想和你在一起,可因为要救她,就会面临太多的危险,我不想因此而连累你,所以才选择离开的。大哥,你要相信我!”柳思思泪流满面,解释道。

刘长青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玉人,轻轻摇了摇头,“你是谁?究竟是谁?是思思还是雯儿?”

“我、我是雯儿,又是思思!”

“那我问你,春妮哪里去了?你说她自行离开了,可我不相信她会不辞而别,当时你说,我信了,如今我希望你再说一次,春妮去哪里了?”刘长青盯着柳思思的眼睛问道。

“春妮、春妮她真的是离开了,这个碧水犼可以作证。”

刘长青闭上眼睛,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紧接着泪水从眼里流淌而出,“你撒谎!你就是雯儿,你还把春妮吃了!你怎么变的如此狠心,毒蝎心肠?春妮是多么善良的孩子,你怎么就忍心吃了她?是因为她是天阴体吗?”

刘长青手腕一晃,一只长的像蝙蝠的鬼怪出现,胆怯的看着柳思思,正是通心鬼。

柳思思心中一惊,脸色沉了下来,“你在怀疑我?还用上了通心鬼?”

“是我怀疑你吗?是你一直在欺骗我!雯儿,以前善良温柔的雯儿哪里去了?如果没有通心鬼,我还不知道你会欺瞒我到什么时候!你太让我失望了!”

刘长青抹了一把泪水,一步步的后退,转身化作一道青光,卷着墨杰向拂萨城飞去,“咱们两个从今往后恩断义绝,从此成为陌路之人!”

柳思思脸上现出痛苦之色,手伸了出去,却没有拉扯住刘长青,泪水无声的滑落,飘散在风中。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大哥!”

刘长青风驰电掣的赶到拂萨城,心中极为失望,不过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就见拂萨城被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妖兽包围住了,这里面有四级妖兽、五级妖兽,还有六级、七级妖兽!自己布置的百里聚灵大阵和其他的防御大阵早就被妖兽群攻破了,目前抵挡众妖兽的是一个身高十丈的巨大人偶!

“巫神雕像,长老们居然开启了巫神雕像!”墨杰惊呼起来,就要冲过去,被刘长青一把拽住,“你干什么?上去还不是送死?别添乱!”

墨杰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做声了。

在拂萨城里数千巫神在蛮辉伯大长老的带领下坐在中心广场之上,一个个抱守元神,身上巫力散发出来,向巫神雕像涌去,巫神雕像因为是有了巫力的供给才挡住了妖兽的攻击。但刘长青注意到蛮辉伯等人面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一副体力、法力透支的迹象,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

当刘长青把目光投向那巫神雕像的时候,愣住了,因为那巫神雕像和墨杰有几分相像。不过雕像似乎缺少什么,右手虚握,呈现半圆状,好像之前手中曾经有什么东西遗失了一样。刘长青心中一动,在蛇戒上一抹,从蛮胡子哪里得到的法杖就出现在手中。

法杖一出现,就闪出一片黑色的光芒,在刘长青手中剧烈颤抖起来,似乎要脱手而出。此时,城里的蛮辉伯等人也全都看见了刘长青和墨杰,立即朝着刘长青大吼起来:“还请上仙救救我等!”

轰!轰!

两头身高数十丈高的六级妖兽撞塌了半边城墙,让整个拂萨城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尘土漫天的扬起,出现了一大片残垣断壁。好在所有的人全都推到蛮辉伯等人的身后了,没有伤到人。

刘长青手一松开,权杖立即飞了出去,化作一道乌光落到巫神雕像的手中,巫神雕像立即被一团光芒笼罩住,接着权杖顶端的宝石释放出无数的光芒,把整座拂萨城都笼罩在其中,蛮辉伯等人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巫力涌入身体里,多日来的疲倦和倦怠全都一扫而空,而且每个人的年纪都还是变轻,老人变成了壮年,壮年变成了青年,一个个精神焕发。

蛮辉伯等人目瞪口呆,不相信的看着彼此的变化,以为是刘长青施展出来的神通,全都向刘长青叩头致谢。不过一名长老看到巫神雕像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权杖,立即惊呼起来:“长老,你看,那好像是巫神杖!巫神杖回来了!”

所有巫师全都看去,立即欢呼起来,士气高涨,许多人激动的流下热泪,蛮辉伯颤抖着跪倒,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什么。

有了权杖,巫神雕像灵活起来,拳打脚踢,妖兽伤亡立即增加了数倍。不过远处传来一个惊天动地的吼声,一头山岳巨猿出现在天边,快若奔雷,很快就来得城下,直奔巫神雕像而且。这头山岳巨猿可是七级高阶妖兽,一对拳头足有房屋大小,身材和巫神雕像相差仿佛,两个巨大的怪物就斗在一起。

轰隆隆!山岳巨猿被巫神雕像轰飞了出去,引来所有天巫族人的欢呼,可山岳巨猿皮糙肉厚,撞到了一座小山,爬起后就直接抱着倒下的小山当做武器,向巫神雕像砸去!

巫神雕像右手挥舞着权杖,在半空画了一个圆圈,圆圈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漩涡越来越大,就在小山飞来的时候,扩张到小山大小,把小山吞了进去。

小山闪了闪,就和漩涡凭空消失了。

刘长青大吃一惊,如果没有看错这是最为神秘的空间神通!

因为有山岳巨猿纠缠住巫神雕像,其他妖兽大肆涌来,蛮辉伯他们压力顿增,“上仙,还请出手相助!”

刘长青忽然想起在拂萨城天巫族宝库里得到的四张符箓,当时用神识悄悄探查的时候,被里面狂暴的能力吓了一跳,如今到了该使用的时候了,正好还天巫族一个人情。

刘长青取出了一张符箓,抛向半空,嘴里念念有词,手指在半空画了一个圆圈,一滴金色的精血从手指尖飞了出去,滴落在符箓中间,迅速渗入其中。

“去!”刘长青袖袍一扫,符箓就飞到了千丈高空之中,接着爆发出一片红光,空中为之一暗,数万丈的距离内的天空里出现了无数的红点,紧接着红点越来越大,竟然的一颗颗天外陨石,每一颗都有数十丈大小,夹带着赤红的火焰,呼啸而来!

下面的蛮辉伯等人吓得面无血色,脸色苍白,如果这些天外陨石降落,不仅那些妖兽死绝了,就连整座拂萨城也会变成一堆废墟!

“上仙......!”蛮辉伯悲呼起来,莫非上仙遗弃了我们?

刘长青不慌不忙,再一次取出一张符箓,以同样的手法祭出,符箓漂浮到拂萨城上空,发出一片白光,以符箓为中心,一个巨大的半圆飞快的形成,然后向下漫延,构成一个倒扣的碗装,把整座拂萨城罩了进去,保护起来。

轰!轰!轰!

刚刚扣好,天外陨石雨就落了下来,妖兽群顿时伤亡惨重,许多妖兽被巨石压成了肉饼,那些巨石落到透明护罩上,却被弹开而去,无法伤到分毫。
第一百一十九章 威力巨大的符箓
掌印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