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黄鼠王点化——寻金龙鼠!

……

黄鼠王说罢,银色三棱刀落下,这裹着黄风的身形消失。

原来这是假的!

可如果真是假的,黄鼠王又为何会这般说,就在下一刻,答案显现眼前。

那仍旧在牵制太公休鞭子的黄鼠王,忽然一变,化为了那消失的浑身裹着黄风的身形。这身影一出现,太公休的鞭笞立刻被黄风打得七零八散,失效。

与此同时,那没有裹着黄风的身形,出现在敖炎面前,手摸向了如意金光尺。

此时叮一声,银色三棱刀落下,恰好扑了个空,打在白玉尺上。

敖炎心中一惊,暗道一声不好,想不到自己千算万算漏了一点,那就是神通不能用。这神通实在太诡异了,不光敖炎自己分不出真假来,他估计就算太公休也分不出。完了,这下完了,自己牛逼吹大了,这如意金光尺要拱手送给妖了。

一切发生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都是在黄鼠王说完那句自信满满的话后。

“收下?你收的下么,你是在做梦还没睡醒。”太公休冷冷声音传来,终于念出第一句出场白。

只见他手猛地一个挥舞成圆,鞭子打向摸向自家大人法宝的身影,同时也用出了神通,身边分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身形。这个身形刚出现,就张弓搭箭,一箭射出,当场击穿了那被黄风裹着的身形。

啪!

这箭矢极为巧妙。在穿透黄风只是,陡然爆裂,爆裂成的碎片激射。几乎打在这黄风内身影的每一寸身体上,哗啦一声,这身影消失了,同时太公休分身也消失。那一鞭子猛抽,从上而下犹如长剑蓦地劈斩。

倏地!刀刃般的鞭梢,在黄鼠王指尖触到尺子前,重重打上他指尖。

这黄鼠王虽然贪婪。却也知进退有度,电光火石间想到若是手废了。即便拿到法宝又如何,便急忙将手一缩。

这一缩不要紧,只见那鞭子落下,啪地劈在水晶桌上。

鞭花过后。水晶桌愣是被削掉了一半,中间切面整洁光华,黄鼠王低头一看,只看到地面之上露出了一条深深刀削似的割线,心中一寒。

幸亏没贪!

经过这双方冒险一拼,黄鼠王对付起来更为谨慎了,他这时是彻底后悔了。

为啥?

因为这个赌局,他能做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抢到法宝。另一个是当城隍手下。他如今心中着实佩服这小子,因为同等修为自己确实打不过对方啊,这点是事实。可让他堂堂王霞山十二王之一城府城隍。自己好歹是金身境,怎能如此不值钱?

所以他想退了,可退逃之后自己这事被城隍传出去,那身名败坏就不好了。

做妖最讲究什么?名声!有了名声在外,去哪里同等修为别的妖不尊敬?这名声一坏便是得不偿失了。

思索再三,黄鼠王纠结异常。最终暗暗一咬牙。

“他奶奶的,本王法宝不要了。今日杀了你这城隍,就算事情暴露也不会怎地,反正打赌之事不传出,本王最多也只会落个滥杀名头罢了!”浑然间,忘了自己此次被派出来所要办的正事。

“哼!狗城隍!本王不玩了,拿命来!”

黄鼠王爆喝一声,当下滚地现出原形,化为一只浑身黄色的硕大老鼠,其一身皮毛灿似黄金,前肢两抓十指锋利如刀,两颗门牙仿佛锄头,啃金嘶铁。这一变,其长长鼠尾看上去,更是比太公休手中蛟筋虎蟒鞭还厉害!

它扑了过去。

金身境之所以叫金身境,便是因为在长期的修炼中,妖怪已将自己本体修炼到了不含杂质,混铁如金,固若金汤的地步。

所谓固若金汤,指的是能够抵御住神通境的一切神通!

敖炎万没想到黄鼠王会狗急跳墙,暗道一声糟糕。

“混账!”太公休一声怒喝,上前一步,一化二,二化四,眨眼分化上百,鞭影重重向着黄鼠王抽去。

黄鼠王一声怪啸,扭身一转,数米长的尾巴扫过周围。

啪啪啪啪……

太公休分身霎那间全部被破,一口鲜血喷出时,本体被抽飞到了水晶墙上。

紧接着黄鼠王一跃而起扑向敖炎。

敖炎眼见不好,就像躲,可黄鼠王的爪子已到了面前。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敖炎就见到黄鼠王身形猛地后飞了出去,砰一声重重嵌进了水晶墙之中。

一个青色身影,出现在敖炎跟前。

敖炎眼前一亮,顿时大喜:“玄沉!”

“属下见过大人。”

没错,出现之人竟然是一直陷入沉睡的冥玄沉,敖炎最想不到的是,冥玄沉竟然醒来了,心中不禁一片喜色。忽然想到严老说过,冥玄沉陷入沉睡,很有可能是要突破了,回想适才情形,敖炎开心地笑了起来,一拍冥玄沉肩膀道:“玄沉,你已是金身境了?”

“托大人福。”冥玄沉儒雅一笑,拱了拱手,忽然转身抽出桌案上的如意金光尺道:“借此一用。”

下一刻身形出现在门口。

此时黄鼠王正偷偷摸摸地,想要逃出去,前脚正跨出,铿锵一声,一柄泛着金光的白玉尺便插在了它门前地上,堵住去路。

“想走?问过大人意思没有?水晶宫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冥玄沉身形出现在黄鼠王身上,微微眉头一皱,一道黑色的影子便从他身上分离出来。只见这影子乃是个拿叉的三眼牛头,身高九尺,魁梧非常,身上气质却与儒雅的冥玄沉一模一样,很显然这便是冥玄沉的金身!

“嗤!嗤!”黄鼠王呲牙嘶声叫,面色狰狞凶狠。同是金身境,它要是想拼,这人也肯定逃不了好。

“不见棺材不掉泪。”冥玄沉见这鼠妖如此,二话不说就开打了,正好他刚晋升金身境完毕,还没完全适应稳固,需要打一架活络活络筋骨。一时间,一场金身境的战斗,就在小小的水晶走廊内展开。

不过,按着冥玄沉在半步金身的时候都能杀死犀牛妖的实力,他对付起这小老鼠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果然不过四五个回合,如意金光尺上雷电迸发,那分出来的三眼牛头叉子黑气阴森,两者配合之下,这仗着本体强横的黄鼠王便被打在了地上。

“幸不辱命。”冥玄沉抖了抖身体,那三眼牛头消失。

将尺子双手奉上的同时,一脚把化为人形的黄鼠王踹倒在地。

“黄鼠王,竟然偷袭本尊,这就是你王霞山十二鼠的诚意?哼!”敖炎端坐水晶椅,声音冷淡,不喜不怒。

黄鼠王被击败被俘,心中方才悔恨,想想后果便一言不发,身体一个劲儿哆嗦。

“你也看到了,本尊既然能灭掉犀牛妖,便能灭你们王霞山!也不怕告诉你,本尊出道之时,便是与十万大山做过对头,还稳妥妥杀了里面的几个妖王,别说是你们想打里面一个小妖都要请助力的王霞山,要是本尊高兴,直接费些功夫统一了震泽都行。若非你们老大锦毛鼠答应本尊,先合作,事成之后王霞山便赠予本尊,本尊已然打上你们王霞山了。”

反正冥玄沉已经醒了,敖炎爱怎么吹牛就怎么吹。

所谓杀了十万大山几个妖王,其实也就是一开始废了老大功夫才搞死的黑风怪。

事情说出来直接丢人,干脆吹大一点,不过那黑熊精也是自称妖王的,这就不能怪敖炎了,他这点说的倒是事实。

黄鼠王一听这个,更是胆颤,妈呀,原来早就和十万大山杠上了!这这这……这可了不得!十万大山里面的妖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动全身,老大锦毛鼠都不敢轻举妄动,忍了那青翼蝠王这么多年,你,你竟然早就……

敖炎将黄鼠王的表现尽收眼底,顿了顿道:“现在,给你两条路,一,交出内丹,二,臣服本尊。”

“有没有第三条路……”

“有。”

黄鼠王脸色大喜:“那我选第三条……”

敖炎抓起如意金光尺,瞬间尺子变得巨大,悬在黄鼠王脑袋上。

黄鼠王急忙改口:“我选第二条路!”

敖炎收回如意金光尺,很满意地点点头:“还算识相,这是赏你的。”屈指几点,先是赐下诛心道印,随后一点金光血珠落入了黄鼠王的体内。

黄鼠王一愣,很快就发觉全身沸腾了起来,一股股暖流不断从丹田内涌出,窜向全身,噗嗤一声,它周身烧了起来,却并没有半点灼烫感,反而暖洋洋的异常舒服。很快他就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的一些杂质正在被烧化,血脉也变得纯净强大起来,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体内苏醒……

片刻过后,黄鼠王显出了本体。

这时候已不再是先前那只黄色大老鼠的模样了,而是一只浑身披着鳞甲,生着金色皮毛,眼睛犀利,身上散发龙威的……巨鼠。

好吧,还是老鼠,但这时的老鼠已经不再是黄鼠了,而是……龙鼠!

一看老鼠模样,冥玄沉眼神闪过道惊色,抱拳对敖炎道:“恭喜大人,这乃是寻金鼠!”

“寻金鼠?”敖炎不解道。

……(未完待续)
第二百九十六章 黄鼠王点化——寻金龙鼠!
从湖伯到玉皇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