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剑心

整座院子的气温下降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满屋的剑气变为了肉眼可见的风雪,刮在六海的身躯之上。

六海还维持着出拳的姿势,拳影虽盛,却满脸悲苦。

一道道细微的伤口从他的身体之上出现,剑气入身,随后蔓延到奇经八脉间的那些最为细微处,一一切断。

如同剑剑穿心,痛不欲生。

“有趣。”

年轻剑客看着后者的坚毅面庞,微笑道:“看看你坚持到最后能不能破碎我这剑气光幕?”

六海的拳头从始至终未曾停过,无数拳影砸在了对方身前的剑气光幕上,虽然已经黯淡无光,但明显离彻底崩碎还需要一些时间。

六海闷哼一声,强行咽下胸口涌出来的鲜血,左脚猛然向前剁地,右拳向后拉直,用尽了全身力量,向前狠狠砸去!

势若绷弓,发若炸雷!

空气中都带着灵气急速扭曲随后爆炸的味道。

砰!

噼啪一声。

那从始至终一直坚挺着的青色光幕出现了无数裂缝,如同蛛网一般蔓延在四面八方,随后全部化为玻璃碎开的声音。

青色剑气光幕当场炸开。

强风扑来,将未明两鬓长发向后高高吹起。

但与此同时,中年男人的拳影也彻底消失不见。

不知何时,他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血人,体内的经脉破烂不堪,生机全无。

吴六海最后模糊的意识之中右手使劲握成一个拳头,还想着再出一拳,一拳就好!

只可惜最后一切都化为幻影,他重重倒在了地面,血水侵染了出来。

未明脸色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扯了扯,一脚踢出,后者的尸体如同炮弹一般砸入大堂中央的墙壁上,死死嵌在其中。

“废物。”

他咧嘴笑道:“不过放心,剑阁陆沉我会去宰掉的,到时候黄泉路上给你来个伴儿。”

.....

陆沉回到书院并没有预料之中的闭关,他现在体内无法汇聚灵气,所谓的调息也只不过是最基础的养神而已。

李剑仙在旁边面色严肃,眼睛死死盯着身前摆放着的书院发送的一张白纸。

明日便要开始考核,陆沉看着她的样子,问道:“心中有头绪了?”

李剑仙面色凝重,突然昂起下巴,轻轻的哼了一声,说道:“不告诉你。”

李剑仙突然问道:“你教我所谓的立剑意,可这是剑修的立法,真的能行吗?”

陆沉闭上眼睛,说道:“有教无类。”

李剑仙知道这四字是书院的宗旨,虽然书院几位圣人以儒家立教,但其中的观念却格外超凡脱俗。

“你应该想想你明日的对手。”

陆沉说道。

李剑仙如画般的眉毛高高跳起,说道:“当然知道,一个是我那个便宜二皇兄,李翰,还有一个是镇西北大将军的长子,易天行,我都算熟了。”

陆沉回想起前些日子的情景,轻轻哦了一声。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

书院某位不知名的圣人要招收弟子,在书院内部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但在外面却被封锁了大半消息。

经过有心人的查探,能有资格参加这场考核的人选仅仅只有三人。

二皇子李翰。

太平公主李剑仙。

镇西将军长子易天行。

三人皆是大唐皇室或者嫡系人物,要挑选一人进入书院成为某位圣人的弟子,结成一份香火请。

在心思较为敏锐的人里面,很明显便是大唐和书院暗中进行了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

书院不少学子都被这一场考核吸引来到了书院深处观书阁前的空地上。

一位黑袍老人从远处大步走了过来,所到之处无数人都缓缓行礼,眼神敬畏。

书院副院长,黑无崖。

三圣之一。

这位声名在外的老人看起来没有出奇之处,手中握着本古籍,脸上的皱纹如同老树盘根一般粗糙密集,眼皮无力的搭着,如同任何一个寻常的乡间老翁。

前方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三张雪白的纸张。

他望向眼前的三人,点头道:“开始把。”

镇西将军之子易天行毫无忌讳,大踏步走了出来。

二皇子李翰双手负后,脸色平静。

李剑仙看见这一幕,颇有些紧张的望了望远处。

.....

书院通往观书阁的小道上,陆沉与洛长河并肩而行。

“六海死了。”洛长河开口说道,同时随手一挥,两人的前方半空荡起了涟漪,尚书府邸中六海的惨死画面浮现在半空上的画面中。

陆沉平静打量了几眼,说道:“那人用剑,剑术不错。”

洛长河笑道;“依据我的猜测,那人应该来自天山。”

陆沉哦了一声。

近数千年来,剑阁一直引领着世间剑修的巅峰水准,但大道三千,剑修极多,由此也衍生出不少强大的剑宗。

天山,便是其中一处,也是百年来规模仅仅次于剑阁的剑修大派。

同理,也是由于两者皆是以剑为宗的门派,两者关系也是算不了多少。

当然,在陆沉看来,剑阁与天底下任何宗门的关系都算不上好。

“十年前天山出了个剑道怪才,叫做未明,出世要比你们剑阁当今年轻一脉高出数年,并且还与你们剑阁的摩天,沈墨凰都交过手,隐隐占据上风。”

洛长河缓缓而谈,“再加上近些年的沉淀,在江湖上已经有了无距境之下先手无敌的称号。”

陆沉对此没有任何感慨。

剑修年轻一辈中,每多一年修为便会有着成倍的增长。更何况若是他猜的没错,沈墨凰已经在触碰三境的门槛边缘。

至于先手无敌....

陆沉抬头望了望,不知道为何,突然感慨笑道:“好多年没有听到过这几个字了。”

陆沉停步,转头笑问道:“洛先生是怕我猜出了什么,然后忍不住一剑宰了他?”

洛长河坦然承认道:“是的。”

“虽然我不知道与他有何仇怨,但是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陆沉平静道:“你做的挺对,不然等会说不定我真会一剑劈了他。”

前方拥挤的人群中突然传出了阵阵惊呼,同时还有七彩光芒传了出来。

两人同时停步望去。

两张白纸在此刻散发出璀璨的金光,漂浮于半空。看来这两人都与陆沉想的一样,是通过以字立意的法子。

“但闻黄河啸,不求裹尸还。”

第一张白纸之上的字迹凌厉,透露着杀伐果断的意味,字迹刚写上去,白纸便绽放出璀璨金光。

“能让天地共鸣的文字,皆是好诗。”洛长河点评道。

陆沉微微转头,看上了第二张纸张上的文字,字迹端正飘逸,却不失大气。

“他年若为青帝,一夜赏尽天下花。”

这两句没有丝毫遮掩的展示了李翰心中的野心,在这种场合有些大胆甚至是不敬,但是此刻却没有人出声,只是静静的观赏着。

白纸上散发出一丝威严浩荡的金黄之气,在众人看来这便是隐有帝王之象。

洛长河没有点评那副字,只是轻声道:“虽然与书院理念不同,但若是以史为鉴,李翰日后若是上位的确能算得上是一代强君。”

陆沉看了二皇子一眼,便转移了目光。

李剑仙满脸紧张兮兮的走到了书桌之上,拿起了毛笔,却迟迟没有下笔。

两张散发出不同气息的纸张呈现在旁边,让她颇有些心烦意乱。

“静心。”一道平静嗓音在她脑海中响起。

李剑仙懵懂抬头,便看见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中没有丝毫情绪流动,宛如黑洞,但却一瞬间让她的心静了下来。

昨日经历的一幕在她的脑海中飞速闪过。

鬼使神差般,李剑仙大手一挥,毛笔飞速在指尖上闪过。

在此时,一股股天地间最为精纯的剑气从李剑仙的丹田中,手心里散发而出。

飘渺剑气席卷四周,将身旁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吹散开来。

无数人露出了惊容。

这位小公主竟然在此刻立成了剑心!

难道传闻是真的,陛下最为宠爱的太平公主竟然是一名剑修大才?

陆沉作为剑修,静静看着那几个大字,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洛长河望向半空,呢喃道:“魑魅魍魉,一剑破万法?”
第165章 剑心
凡尘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