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危险信号弹

“臭小子,你说什么?”张华心中大怒,这个陈君死到临头居然还惹恼自己,真是不知死活!

“我没资格?我告诉你,我可是天器宗副盟主的弟子,现任星月阁的阁主,在整个星月阁中,除了前来这里坐镇的长老,就我的权利最大,这里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你说我够不够格?”张华脸上『露』出一丝自傲的神『色』,将自己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哇塞,没有想到张华你的来头居然那么大?我好怕怕哦,我马上离开,望星月阁主大人你高抬贵手,大人不计小人过,放我一马吧!”陈君的脸上装出一分惊恐的神『色』,脸上『露』出非常夸张的表情,右手不停地拍着心口,表示出自己非常惊害怕的样子。

可是陈君的举动这在张华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是忍无可忍,这哪是害怕的样子?分明是在嘲讽他嘛!

张华感觉自己的心口快要爆炸了,自从他成为星月阁的阁主以来,除了天器宗的一些长老,护法,哪名弟子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的?

“陈君,你给我站住,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我告诉你,以一名弟子的身份霸占一名长老才能够入住的房间一个月之久,你这已经触犯了天神府的府规,是要被废去修为,逐出门派的!”张华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朝着陈君大声吼道,显然他可不想就这样放过陈君,不管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陈君刚提起的脚步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本来他觉得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离开就离开呗,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他不理会那嚣张的张华。

但是张华的话,让陈君心中感到非常不爽,现在他可不想就这样放过张华,既然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你刚才说什么?是要将我废去修为?追逐天神府,你可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再说你还没有这个权利吧?”陈君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微笑地看着张华,眼神时不时地闪过几道莫名的精光,看得张华浑身的寒『毛』瞬间在竖了起来。[]绝品邪少封神录160

“陈君,你想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在星月阁中你若是敢向我出手,你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张华有些紧张地看着陈君,刚才他居然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一只危险的野兽盯上,那种面临死亡的感觉,让他惊惧不已。

陈君绝对杀过人,而且杀的还不只是一个两个,从他刚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气来看,他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张华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额头,他发现自己的额头已经出了一片冷汗,他现在有些后悔来招陈君的麻烦了,这不是闲着蛋疼嘛。

但是张华心中又有些不甘,在天器宗内,他张华也是天之骄子,仅仅三十岁的年纪,在炼器上就有不小的造诣,就连第三十一代,第三十代的天器宗弟子,能够超越他的人也没有几个!

可是,今天他在陈君身上,他感觉到了严重的威胁,陈君居然比他还要优秀,这让他心中的嫉妒之心刷刷地就上升了起来。

“我想要干什么?你居然问我想要干什么?我还要问问你想要干什么呢!”陈君一脸不屑地看着张华。

“哼,你小子你居然还敢嘴硬,来人,给我将陈君给废去修为,丢出星月阁!”张华一看到陈君那看向自己不屑的目光,心中顿时火起,也忘了刚才自己心中的恐惧,一脸阴毒地看着陈君道。

张华话音刚落,守候在外面的数明星月阁弟子立即冲了进来,纷纷朝着陈君扑去。

“哼!”陈君神『色』一冷,眼中杀机四现:“既然你们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只见陈君的身子瞬间消失在原地,在那几名星月阁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拳轰出,强大的力量喷涌而出,这些星月阁弟子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被陈君一拳打飞,鲜血狂喷!

“陈君,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居然敢反抗?而且还将星月阁的弟子打成重伤!哈哈,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来推卸责任!”张华猖狂地得意大笑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正是张华所希望见到的,只要陈君出手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将陈君拿下,就算到了天器宗高层哪里,自己也站得住脚,至于被陈君打伤的几名星月阁弟子,只是他用来牺牲的棋子而已,张华根本就不把他们的死活放在心上!

张宣华越想越激动,不由得全身都颤抖起来,他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后一枚信号弹,朝着天空发『射』出去。

嗖!

这信号弹飞在半空中,忽然爆裂开来,犹如盛开般的花朵,璀璨的烟花盛开在天器宗的上空。[]绝品邪少封神录160

“这是天器宗的危险信号弹?难道有敌人入侵天器宗了吗?”

“快看,是天器宗的信号弹,方位好像是星月阁的方向!”

“不好了,居然是天器宗的危险信号弹,我们赶快去看看!”

在天器山脉的深处,几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朝着星月阁席卷而来。

在天器宗内,无数的天器宗弟子纷纷停止闭关,向星月阁赶去。

“哈哈,陈君,这次你死定了,现在天器宗内上下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惊动,你准备等死吧!”

张华看到天空中那朵盛开的烟花,没有丝毫掩饰的大笑起来。

陈君眉头微皱,看着天空中那属于天器宗的信号弹,脸『色』依旧是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张华看到陈君那一脸镇定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些不快:“你就给我装吧,继续装我,等会我看你还怎么保持镇定!”

“星月阁主是谁?为何发出天器宗的危险信号弹?”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只见数道身上散发着强横气息的人影破开星月阁的屋顶,从天而降!

这五道身影正是天器宗宗主和长老等人,没有想到张华发出的信号弹,连他们五人都惊动了!

“回,回宗主,我就是星月阁的阁主!”张华心中有些发休,他没有想到,居然连天器宗的宗主风云起都惊动了,这事情有些闹大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你就是星月阁的阁主?快说为何发出信号弹,要知道我们天器宗整整数千年没有发生过如此大的事情了!”风云起眉『毛』微抖,一脸严肃地说道。

“回宗主的话,事情是这样的,李长老的弟子陈君,占用了星月阁顶层一月之久,而这星月阁顶层是供前来坐镇长老居住修炼的地方,陈君一直霸占着,让长老无处可去,所以弟子今日这才前来和陈君商谈,但是这陈君蛮横无比,二话不说就出手伤人,将我星月阁书名弟子给打伤!”张华恶人先告状,在风云起面前胡说八道,扭曲了事实!

“谁是陈君?”风云起脸上怒容威显,没有想到在他天器宗内,居然还有这样的弟子存在?真是让人太愤怒了,像这种人渣,就该清理出天器宗,逐出天神府。

“我就是陈君!”

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让风云起等人将目光投向了声音发出的地方。

只见一名身穿紫『色』长袍,背后背着一把样子有些怪异长剑的青年正一脸微笑地看着他们。

“陈君,你这是什么态度?而且身为天器宗的弟子见到宗主和各位长老,居然还敢自称我?简直就是罪无可恕!”风云起等人还没有说话,张华却一马当先的跳了出来,指着陈君大叫道。

“你就是陈君?你的师傅是谁?”风云起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这陈君好生无礼,真不知道是天器宗内哪个人交出来的弟子。

“宗主,他的师傅是李长天长老,所以他才敢这样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陈君刚想开口说话,张华却是抢先一步对风云起说道。

“李长天?”风云起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陈君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呢,原来是李长天的弟子。

“陈君,这你就不对了,虽然你的师傅是李长天,但是作为一个晚辈,最基本的礼貌也是应该有的!”风云起不得不给李长天一个面子,只好暂时压下心头的怒气,心平气和地对陈君说道。

“没错,作为一个晚辈,礼数不可失!”其他四名天器宗的长老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陈君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这个张华还真是可恶,老是往自己身上泼黑水,如果有机会,非把他弄死不可。

“风宗主,各位长老,在下虽然是李长天的弟子,但却不是天器宗的弟子,叫你们一声前辈,是尊敬你们,若是不叫,我想这也没有什么!”陈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正好天器宗的宗主和长老都在这里,自己就陪张华玩一玩,看看谁究竟能够笑到最后!

“你这是怎么意思?居然如此不把宗主和各位长老放在眼里,来人啊,给我将这个以下犯上,欺师灭祖的小子给抓起来!”张华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立即大吼了起来。

< 】
第一百六十章危险信号弹
绝品邪少封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