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千叶宗

这是一片广阔的针叶林,林中真兽奇多。既有大小不一的各种颜色怪鸟,成群结队的在树林上空盘旋,时而冲天而起,嘶鸣不断,时而停留枝头,休息逗留。也有各种古怪走兽,在林间互相追逐,窜上蹿下,偶尔进行厮杀斗殴。甚至有成群猛兽穴居一处,霸占一块区域。

当然这些并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这广阔的针叶林并不是一般的树木,无一不是长有密密麻麻的尖长树叶的稀奇品种,猛一看去,无穷无尽的叶子笼罩在一棵棵树干上,像是一把撑开的雨伞。

而最奇特是千万棵这种针叶树木,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圈,就像雨后的彩虹一般,煞是好看。而那些想要突破树林,飞天而去的怪鸟,往往在触碰到这些光圈后,就会被反弹回来,根本挣脱不出这个范围。

这种怪异的情景实在另人叹为观之。

“这就是千叶宗所在地?”

针叶林西南方向数十丈外,有六个人停在原地,其中五人俱都是一身白衣,而另外一人一身黑衣,有些奇怪的打量着眼前树林的奇景,不由讶异的喃喃自语。

“呵呵,袁师侄有此疑问纯属正常,几乎每个初次到我们千叶宗的人,在面对这种情景后,都是这样的神情。”

旁边一个俊朗的白衣中年人笑呵呵的对黑衣男子解说道。这人正是宾士杰,而刚才喃喃自语的黑衣男子自然就是伪装了修为的袁启。

半个月前,袁启与胡言从真气塔出来后,便随宾士杰出了三阳门,一路向东而去。

那胡言慑于袁启在真气塔中的威胁,真的没有拆穿袁启的真实身份,而是老谋深算的继续与宾士杰交代了一些事情,就放袁启随其离去。从始至终都没有提真气塔上发生的事。对此,袁启只能心里暗自冷笑了。

而宾士杰因为着急带袁启离开,并未详细询问什么事情,便匆忙叫过同来的四名本宗弟子,一刻不停的离开三阳门。

至此,袁启在三阳门的日子彻底结束了,他沿着三阳门的山路向东飞行,数年前初来此地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让他长吁短叹了好久。

不过,如今的袁启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懵懂无知的修真菜鸟,而已经达到这一界最顶尖的存在之列,只要让他找到通往上一界的界点,自然不会在此界停留,而是直接跨界离去了。

在修真界这么多年,虽然他去的地方不多,而且鬼使神差的从练气期直接到了结丹期,但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至少对修真的认识更加多了一些,对追求无上神道的坚定信念更加强烈了。

当然,以后能走多远,他并不知道,至少目前来说,寻找界点才是最主要的事情,这也是他之所以伪装修为与宾士杰去往千叶宗的目的所在,他把希望寄托在雨墨尘的古怪秘术上,既然此秘术能够让人从筑基期进入结丹期,明显也存在跨界的界点,就算没有,或者也能找到一些线索。

一路上,袁启不但在琢磨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还要时而回答一些宾士杰的提问,尽量与对方保持协调,而宾士杰也不知怎么想的,尽然对袁启刻意交好起来,一副笑容满面的模样,这让袁启无言了很久。

当然,无论是对宾士杰,还是对另外三个弟子,袁启都是无所谓的。唯有那跟随宾士杰而来的四名千叶宗弟子中,一个自己熟悉无比的人物,就像一个烫手山芋一样,让他感觉很是无奈。

这人正是陶嫣儿,此女在见到自己后,只是惊讶的眨了眨眼睛,便又恢复了常色,一路上也没有跟袁启说一句话,只是却时常偷偷摸摸的瞟过来两眼。这让袁启无动于衷的同时,心里确觉得别扭至极。他真不知道此女是怎么想的,而偷偷摸摸看自己究竟是什么目的。

夹杂着众多的思绪,袁启一行人终于到了千叶宗的所在地,见到这片怪异的针叶林,表现出心中的疑惑。

说起来,千叶宗距离三阳门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顺着三阳门向东飞行半个月便到了。这其中也没有看到其他的宗门所在地,至于各阶的修士,却或多或少的碰上了几个,不过都是秋毫无犯的。虽然是这样,袁启也不得不感叹他所在的雷鸣大陆实在大的出奇了。而当他看到千叶宗居然身处大片针叶林中,而这针叶林好像覆盖着非常厉害的阵法时,还是不禁感叹了一番,看来自己没见过的东西还真是太多了。

宾士杰见自己说完,对方依然表现的很惊讶,微微笑了笑,像是做向导一般给袁启解说道:

“这片树林其实远早于我们千叶宗,至于究竟形成于什么时候,我就不太清楚了。据说千叶宗的创始人,初次见到此林便非常惊叹。因为这其中每一棵树木都是按照阵法之道所栽种,像是一种非常古老而奇特的阵法图,这也是整片针叶林能够散发出五彩流光的原因所在。”

“至于树林中的飞鸟走兽从来都是保持着相同的数量,出生和死去的鸟兽都是同比例的,这还不算奇特,最主要的是,这其中的鸟兽其实都是很低阶的真兽,但寿命却出奇的长,这就让本宗的开创祖师非常震惊了。而这位祖师也是一位阵法奇人,经过数年的钻研,竟然参悟透此树林的一些破绽,便开启入口进入其中,创建了千叶宗。说起来千叶宗的名字便是由这树林成千上万的叶子而来的。”

宾士杰一口气讲了这么多,竟然让另外的四人也听的出了神,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宗门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起源。

袁启听完也非常惊讶,这种得天独厚的地方,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宝地,建立宗门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他之前所在的三阳门也是在一处地势险峻的高山上,那里同样很隐蔽,山与山之间组成一个很奇特的大阵。

至于真界其他的门派,也都选择了各种奇特地势所在,看来都希望自己的宗门不被外人侵入的。

六人又在外边驻足了一会儿,离他们最近的树林处,突然产生了一丝异变,那里一阵流光闪动,随着咔嚓一声轻响,竟然在几人面前裂开一道宽约十几人的小路。

并从中走出两名同样白衣的中年男女。这二人虽然都是筑基中期修为,但一见为首的宾士杰,却也是脸色一正,恭恭敬敬的快步上前,那中年男子恭谨的说道:

“原来真的是大长老回来了。我二人此前接到大长老的千里传音,掐算了一下时间,估计这会儿也应该到了。正想前来打开阵法相迎的。却没想到提前收到了大长老您的传音。因此就急忙赶来开启阵法。实在是让大长老您久等了。”

宾士杰刚才到此处时,便偷偷向树林中扔了一个传音符。因此他对两人的出现并不惊讶,而是脸色平静的说道:

“嗯,这次出行前,鉴于宗内特殊情形,并没有携带开启阵法的令牌。所以只能传音了。倒是有劳二位护法了。不过如今本宗正处于非常时期,倒是应该谨慎一二的。对了,雨宗主如今情形如何?”

他口中的雨宗主,自然就是雨墨尘。只是他说完这些话后,却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袁启。这让袁启心中一动,但很快内心就冷笑起来。对方明显早发现了自己的疑惑,故意说出来,看来还真是把他当成涉世不多的混小子了。

不过袁启当初确实对宾士杰不拿令牌入阵的行为有些怀疑,堂堂一派长老竟然连开启宗门阵法的令牌都没有,这怎么说都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现在听来,这千叶宗内肯定是有猫腻存在啊!至于对方扔传音符的偷摸举动,以他现在的神识早就察觉到了,只是没有拆穿而已。

“雨宗主已经丝毫无碍了,至于被毁分身后所造成的修为损耗,如今已经完全恢复,估计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着手先前的结丹大计了。”

另一个女子竟然神秘兮兮的用一种奇妙的功法,低声说道,声音之小,竟只能让离其最近的宾士杰和旁边男子听到。

不过,对于袁启来说,她纯粹是白费功夫。袁启耳朵只是稍微动了动,便轻松的听到了她的话,心中不禁一动。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千叶宗
十界修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