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芙妮

......

大家在训练的时候,很明显,暗地里双方较量得也很明显。

对方都是一些十七八岁的小孩,再加上又是学院兵,不自觉的在她们的心里,总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会觉得这些民兵不如他们。

等一天的训练完结的时候,大家都累得跟狗一样。学院兵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看来高强度的训练还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罗丽娅这是将她们往死里整啊。

与芙妮两人一起吃过晚饭,到宿舍门前与芙妮分别之后,洛安柒直接进了宿舍门在自己的床上躺下,可是没多久,她就感觉到了一阵异常,可是她又说不出来哪里怪怪的。

这个时候一群穿着轻型铠甲的人进来了,那些是学院兵。那些人一进门就看到了穿着民兵衣物的洛安柒,眼神中都露出不屑的眼神。直到那群人将东西收拾好了,出门了,都再没拿眼神瞧过她。

没过多久,洛安柒便一下子坐了起来,原因无他,就是感觉到一个十分怪异的感觉。具体她也说不清。

她看了一眼这个房间,看到那些学院兵的东西都放在了他们的床下,唯独有一个床位还空着,大概是这个宿舍里面多出来的一个床位。但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就是从那张床散发出来的。

洛安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发现此时还算大亮,便没有在房间里面待下去,直接出了门。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隔壁房间,同样正准备出门的芙妮。

不过洛安柒并没有上前打招呼,而且芙妮也并没有看到她,出了门直接往一个方向走去。她走得飞快,洛安柒觉得奇怪,虽然是第一天才认识她,也是到这里来之后,第一个认识的人,但是却一点不怀疑她的人品,所以这么反常的事情,洛安柒觉得很不安,于是她跟了上去。

走了一路,从宿舍出来经过训练的空地,路过饭堂。然后开始走后山的路,刚开始的时候芙妮走的还是后山的小路,可是到后面根本就没有路了,前面的芙妮直接从一些一米多高的杂草中走过去,像入无人之境。

但是洛安柒就不一样了,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像芙妮一样快速的走过,甚至快要看不到芙妮的身影,好在,芙妮停了下来。

洛安柒的步子也没有办法弄出那么大的声响,她也停了下来,并蹲在了旁边的草丛里,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好在这个时候并不是蚊虫多的季节,不然就呆这么一下,洛安柒又没有防虫的药剂和药物,估计要被咬。

洛安柒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盯着芙妮,眼角的余光看着周围的动静,但是天越来越暗,而芙妮的身影也快消失。

更让洛安柒不安的是,从刚刚芙妮停下来再那里之后,便一直都是以那样的姿势站着,根本没有动过。这更让洛安柒觉得有些心慌。但是现在并不是直接冲出去的时候,她依然耐着性子蹲在草丛里。

突然间,芙妮动了,不过表现得跟刚才完全不一样,她此时此刻像是在用自己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一步步倒退,因为现在她站在的位置是一个坡上,这样倒退如果重心不稳很容易往下摔倒。

好在,芙妮很快稳定了自己快要摔倒的身体,她看向四周,似乎像是在求助什么,但是周围除了隐藏起来的洛安柒之外,再无一人。然后洛安柒就听到了一阵抽噎声,这声音非常的小,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样。

芙妮一个人哭了好一会过后,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开始抽抽搭搭的开始说话:“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我...”然后又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她没有继续再说下去,整个人都呆住了,隔了一会,她又开始哭起来。

‘什么情况?’洛安柒想到,‘难道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在旁边吗?’

隔了一会,芙妮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话,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洛安柒的眼睛好在能在漆黑的夜里能稍微看得清楚路,不然这怎么回去还是个问题。

洛安柒一直盯着她,而芙妮顺着原来的路走了,走的时候依然是来的时候那样,非常痴呆的样子,但是经过洛安柒身边的时候,那双眼突然就扫了过来,洛安柒接触到那双眼的时候,觉得十分的阴暗和冷厉。

但是很快,那双眼睛便挪开了,朝着山下走去。

本来洛安柒是想上去看看,那上面到底有什么的。但是刚才芙妮的那个眼神却让她硬生生的改变了这个想法。

于是她跟着芙妮一道下了山。

走到快到学校的时候,洛安柒看到前方不远的芙妮已经走进了新兵兵营,便没有再继续跟踪下去。

经过这一晚上的事情洛安柒大概有了一些想法,但是这些东西,洛安柒暂时不打算跟芙妮说,也没有为芙妮解决这件事的想法。只不过,最近要小心了。

正准备从近路回去,从身后伸过来一只手搭在了洛安柒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洛安柒内心有点崩溃。

那只手又轻轻的拍了两下她的肩膀,但是洛安柒压根没有继续待在原地的打算,于是她趁着那只手离开自己肩膀的空档,快速的冲了出去。洛安柒在前面跑得飞快,后面的影子也是追得奇快。

不一会,洛安柒就被堵住了。

“后山来禁区,为何你会从里面出来?”顿了一会,那影子似乎是看到洛安柒身上的衣服,然后又说道:“新入兵营的民兵?”

洛安柒打算不说话,所以尽管那人已经猜到了洛安柒的身份,洛安柒也没打算呛声。

突然一只手朝着洛安柒的面门袭来,洛安柒反应算快,用手快速的打开,自己闪到了一边。

那手却像是知道洛安柒要往哪边躲似的,跟着洛安柒闪躲的方向,一下子就抓住了洛安柒的手,洛安柒用另一只手去怼他,结果没想到两只手都被人抓住。洛安柒便去用腿,对着他的裆下就开始使用绝招。

不过却被那人用腿给挡住,然后用洛安柒身体的惯性,直接让她身体来了个大反转,两手被人禁锢在身后,再也动弹不了。

那人将洛安柒的双手箍得死死的,然后他才说道:“你的身手如果是在普通兵里面,还能排得上号。”说完这句话便没了后文,这啥意思,在夸她吗?

然后他又靠近了洛安柒低声说道:“刚才和你一起在后山的女兵你认识?”

洛安柒心里心惊,看来芙妮在小山坡上看到的东西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连身后这个人都知道了,只不过这人到底是兵营里的还是外面的人,就不可而知了。而且这人肯定是发现了什么,而且比较严重。

若是外面的人,那应该是这件事情跟他有关。若是兵营里的某个高级兵种或者更高的领导层的人物,那么很有可能是这件事情没有办法解决。而这人今天来蹲点查看,恰巧洛安柒在这里,逮住了她,不得已而为,而问的她。

思绪千回百转,不过瞬息之间,洛安柒面色平静,且很快的回答了身后之人所提的问题:“虽然不认识,但确是新兵里面的一人。”

那人依旧禁锢着她的手,很显然是不信她说的话,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人家自己都说自己不认识,难道还逼迫她认识吗?

无奈,于是他放开了洛安柒,好在良好的绅士教育,让他并没有因为着急气愤而在松开洛安柒的时候重重的推开她。

洛安柒这也才转过身,看着刚刚一直抓着他的那个人。不料那人却是直接将鼻子嘴巴全部用黑布遮住,压根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真是奇了怪了,大晚上的谁看得清他,带什么面罩。

那人似乎是看到洛安柒看着他的面罩瘪了瘪嘴,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说了句“你最近多注意一点”便很快的消失了身影。

洛安柒看了一眼那人离开的方向,又看了一眼从后山下来的路,不由得一阵恶寒,心道:‘自己最好不要卷到什么麻烦中去啊!’接着也离开了这里。

......

接连好几天,洛安柒都没有再去跟踪芙妮,但是却依旧看到芙妮很特意的从洛安柒的面前走过。为什么要说是特意,是因为洛安柒曾感觉有好几次,芙妮的表情不再是平常洛安柒熟悉的那些天真活泼的表情,而是一种阴鸷的表情,让人胆寒。而她却时不时的用这种眼神看向她。制造一些非常不容易出现的巧合。

比如前天的洛安柒在吃完晚饭之后跑到了别的地方赏月去了,结果就遇到了说是正在跑步的芙妮,要知道芙妮怎么可能会闲的过来跑步,她是恨不得睡在宿舍压根不起来。

又比如昨天白天洛安柒因为想着自己这几天可能会遇上什么事情,所以心神不宁,被罗丽娅单独留了下来,站在太阳底下罚站。而芙妮确实因为打架斗殴,也被罗丽娅单独罚站,并且跟洛安柒站到了一起。两人虽然也像以前一样,芙妮在说笑,洛安柒只听着,但是这次跟上次又有点不同,芙妮确实在笑,而且还是在阴测测的笑着,笑得洛安柒不寒而栗。
第一百七十三章 芙妮
洛神之鬼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