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三三章 曹满之恨

皇甫端容和午宁神情古怪,天庭侯爷居然对群英会大掌柜巴结送礼,怎么感觉弄反了?

夫妻二人自然知道徐堂然巴结的缘由何在,只是做的如此明显是不是太过了点?

皇甫君媃哭的心都有了,也连忙摆手推辞道:“不用不用。”

“应该的应该的,告辞,不打扰了,留步留步!”见对方不肯收,徐堂然将储物镯直接放在了一旁桌上,满脸堆笑着点头哈腰,就这样跑了。

一家三口目送他离去后,皇甫端容走到桌旁,拿了储物镯一看,嚯了一声道:“这出手还真够大方的,看来平常捞的不少啊!”对女儿晃了晃,“真不想要啊?不要那我可就收下了。”一脸玩味。

她哪知道这重礼是她爷爷刚送给徐堂然的,徐堂然只是从其中挑了一些出来而已。

见母亲也在调侃自己,皇甫君媃羞臊道:“娘,你行不行?”

午宁面无表情在旁,一声不吭,心里很不舒服。

没多久,皇甫炼空那边派了人过来,让一家三口过去一趟,三人自是遵命而去。

地宫主殿,见到一家三口来到,皇甫炼空目光落在了午宁脸上,心中感慨,连影卫都被牛有德收服了,也难怪青主会败。

一家三口见礼之后,皇甫端容恭敬问道:“爷爷,不知有何事吩咐?”

她注意了一下对面父子三个的神态,皇甫炼空一脸笑吟吟的样子,而皇甫卓和皇甫高则笑得有些牵强,明显是强挤出的笑意。

皇甫炼空负手走来,径直走到了皇甫君媃面前,盯着上下打量,感叹道:“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媃媃丫头真的是长大了,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平常和牛有德会经常联系吗?”

当面问牛有德,皇甫君媃有点尴尬,真要说起来,她和牛有德之间的关系可不是什么光彩事,在这方面她一直是有些心虚的。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和牛有德偷偷摸摸是不对的,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哪怕自己知道是错的有时候也情难自禁。

知道女儿尴尬,皇甫端容在一旁帮腔转移话题:“独当一面还嫩了点,多亏爷爷和叔父们一直帮衬着。”

皇甫炼空呵呵一声,“客套话就不说了,一家人也不用绕弯子了,刚才跟你两位叔父也商量过了,我这家主的位置准备让出来,准备让给媃媃来接掌。”

午宁霍然抬头。

“……”皇甫君媃猛抬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皇甫端容“啊”失声,满脸的难以置信,先不说老爷子退位下面还有两个儿子和一堆孙子可做选择,一个家族的家主位置怎么可能让个第四代的外孙女来接掌,午宁若不是入赘的话,皇甫君媃压根就是外姓,无论从哪点来说都不可能接掌家主的位置,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样做有些过分。

她赶紧摇头道:“爷爷,媃媃还年轻,担不起这样的重任。”

皇甫炼空也不废话,回头看向两个儿子,问:“你们什么意见?”

两个儿子相视一眼,走了过来,一起表态道:“我们全力支持媃媃。”

皇甫炼空嗯了声,“你们都听到了,老夫也是这么个意思,年轻不年轻的不重要,谁都是从年轻过来的,只要大家支持就行,谁要是不服气,尽管跟我说!”

皇甫君媃有点慌了,“太爷爷,我能力有限,真的…”

皇甫炼空抬手打断:“谦虚话就不要说了,让你接掌家主的位置自然有所考虑,不会是鲁莽决定。这天下面临着大清洗,皇甫家族这么多年来明里暗里也得罪了不少人,曾经的背景谁都知道,不说被人清算,麻烦怕是免不了,各路牛鬼蛇神太多,无权无势靠财物也打发不完,如今能帮家族渡过危机的只有你一人。拐弯抹角的话说着也没意思,如今这天下是牛有德说的算,看的出牛有德很喜欢你,有牛有德站在你背后才是最重要的,让你当家主是要为家族遮风挡雨保家族子孙平安,若能再保有富贵就更好,是让你承担责任,明白吗?”

“……”皇甫君媃无语。

皇甫端容试着问道:“爷爷,这是牛有德的意思吗?若是这样,让媃媃找牛有德说清楚,家主的位置媃媃的确不适合。”她以为是苗毅逼迫的。

“怎么?徐堂然离开前没跟你说战况吗?”皇甫炼空反问一句。

皇甫端容愕然摇头,疑惑道:“战事已经结束了吗?”

徐堂然的确是因为战事已经结束另有任务才跑去告辞的,但并未说战事结束的事,关键徐堂然也不好说是因为牛有德得了天下,他才点头哈腰地跑去送礼拍皇甫君媃的马屁。

“看来你们还不知情。”皇甫炼空摇头叹了声,转身在殿内踱步来回,思索着徐徐道:“之前从上官青那边得到了些消息,再结合下面一些密探刚刚得空传来的消息,如今大概的脉络我心中也有了数,青主和青元尊父子反目成仇应该是牛有德挑唆的,又借腾飞那边挑事,再合寇凌虚和广令公那边给青主压力,诱青主上当,杀死了青元尊,挟持了夏侯承宇,吞并了幽冥大军,一连串手段逼得成太泽走投无路率人马投靠,青主八亿近卫军撞进了牛有德的圈套,全军覆没,自此青主实力大损,不得已御驾亲征。牛有德又趁机逼降腾飞,回头再战寇凌虚,将寇凌虚满门尽诛,逼得广令公惶恐而逃。牛有德挟重兵追杀,一路扫平灵山,一路逼降广令公,回头再与青、佛大军决战,如今青、佛大军全军覆没,青、佛二人也被牛有德阵斩,至此天下归一,牛有德已经成了独一无二的天下霸主!其中的具体细节固然不太清楚,但大概的情况已经是波澜壮阔,让人目眩神迷,看的眼花缭乱,如此翻云覆雨的一连串手段横扫天下,真乃一代枭雄也,我皇甫家又岂敢捋虎须,焉能不臣服!”

青、佛死了?午宁、皇甫端容和皇甫君媃皆震惊,还以为这一战你争我夺要打好久,没想到已经分出了胜负,没想到牛有德已经灭了青、佛横扫天下再无对手,现在终于理解了家族的决定。

道理很简单,不比当年青、佛手上的情况,牛有德还需不需要群英会的存在不一定,把皇甫君媃推上家主的位置,就算牛有德要铲除群英会也希望皇甫君媃能在牛有德面前发挥作用,至少保全皇甫家族。

见母女二人不说话了,皇甫炼空知道她们已经明白了,盯着皇甫君媃道:“媃媃,家族这边你不用担心,一定是全力支持你的,至于牛有德那边你要多花点心思,不能失宠!他如今是君临天下,不比从前,心态渐渐会变的,别指望他永远像以前那样对你,你该主动的时候要积极主动!”

皇甫君媃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以前担心家族反对,现在却劝自己主动往上贴,还说的如此赤?裸裸,太现实了,让她有点情何以堪。只是想到牛有德要君临天下,她仍有些不敢相信,想起那个一直和自己偷偷摸摸的男人居然要成为帝王,感觉跟做梦一样。

皇甫端容低头不语,午宁脸颊紧绷,让他女儿去争宠,他才是真正情何以堪的那个……

深山峡谷,一条人影闪落,正是易容后的曹满,落在溪流旁左顾右盼,目露疑惑神色。

他接到卫枢传讯,说是老爷子要面见他,有事交代,来到这里却不见人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能等待。

然而几乎是紧接着,外面便传来了轰隆打斗声,还不等他闪身出去看个究竟,便见峡谷上方骤然出现大群人马,将他包围在了峡谷中,大量的破法弓对准了他,为首阴森着一张脸的不是别人,正是阎修。

一见阎修,曹满便明白了,应该是牛有德对自己动手了,外面的打斗应该是和自己的护卫。只是他不明白究竟是谁出卖了自己,卫枢?老爷子?还是七绝?不过七绝很快被他排除了,因为七绝不知道他来这里。

难道老爷子又想换家主?想到这点,曹满一脸狰狞,心中好恨!

“不想死就束手就擒,少受点罪!”阎修居高临下阴森森道。

接到苗毅铲除夏侯家势力的命令后,阎修和杨庆稍作商议,在杨庆的建议下,阎修率人火速赶来先擒拿曹满。

夏侯家的底细,苗毅那边固然是掌握的一清二楚,可曹满的底细却不清楚,曹满私底下肯定经营有自己的势力,杨庆怕其他地方动手会惊动曹满,因为曹满是夏侯家如今的中枢,所以一出手就要先控制曹满,不能让曹满把消息扩散出去惊动夏侯家各方势力。

面对大军的包围,曹满别无选择,最后被扭送到了阎修的面前,易容伪装已被扯掉。

阎修问:“七绝在哪?”

七绝是曹满的心腹,知道太多的事情,必须抓捕。

曹满咬牙切齿反问:“谁出卖的我?”

阎修懒得跟他废话,招魂幡滴溜溜旋转在手中,一道黑光打入曹满身体。

然而得到的结果让阎修诧异,曹满居然也不知道七绝去了哪里,七绝失踪了,曹满自己也在联系寻找七绝,这是怎么回事?

荡阴山,一条幽暗的山谷内,曹凤池闪身而入,她是接到了曹满的信前来会面的。

然而才刚进去,满脸惊疑不定的曹凤池又慢慢退了出来,只见一群人马手持破法弓将她逼了出来。

再看身后,还有峡谷上方,已经出现大批人马将其给包围……
第二二三三章 曹满之恨
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