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离散莫问(二)

“你轻易不让参族子孙牵涉进仇怨纠缠里,我家师姐大概是这世上最不让人放心的生灵了……你怎么肯把参族的安危送给她去赌?”

想到那个撒娇之能炉火纯青、却浑然不把世间险恶当回事的衔娃,殷孤光不免又起了担忧。

柳谦君摆摆手,眉目温和,竟真不担心傒囊会害了她参族众生。

“我不会让孩子们自己去闯的……这次回去,本没有打算在长白待上多久,九山七洞三泉经此大灾,必然又要借一次天瀑秘境重开他们的掌教大会,我想带着孙儿们早些躲远开去。”

“何况我只许诺以参族之力帮她打探消息,至于她到底要怎么折腾,都与我参族无关……倒是你们姐弟,倘若已被怀疑是紫凰门下,恐怕从此多的是更诡谲阴损的对手找上你们,明枪暗箭,还不知多少凶险在前,你又有至亲牵绊,可应付得来?”

殷孤光耸了耸肩——他忧虑如意镇此后的命数,也牵挂参族的安危,偏偏对自家兄姊全不担心。

“我和诸位兄姊都能照顾自己,这么多年,他们早习惯了师姐胡闹,不管什么麻烦找上门来,他们都应付自如。再说,渊牢这笔糊涂账看似因我而起,但要是真和我家师尊有些牵连……恐怕他们其中几位还会帮我去算这笔账。后顾之忧这种东西,我并没有。”

相比之下,他还是更挂心于好友举族牵扯入这场乱局的定夺:“可你怎么办?”

“参族想必还有不少仍需安养于大地的子孙,难道你能就此舍了长白山?衔娃他们真能在外游荡、永远不回故土?”

柳谦君哑然失笑:“当然不是永远不回去……那几个孩子,要听说能跟着到红尘里再走一趟,他们只会开心得不得了。”

“衔娃是个特例,那孩子嫌我不像从前那样陪着他,才会闹出各种事来,只要我把他带在身边,以他的地灵之身,谁来都伤不了他的。”

“这个‘柳谦君’的名号,我用了几百年,眼下似乎还是好用得很。既然如此,何不拿来引鱼上钩?”

“只是这么一来,我难免目标太大,如意镇……大概是再不能回来了。”

“障”中的那场虚妄,固然极其凶险,差点让她万载才修炼成的地仙之身一朝尽丧,可是那位冒充甘小甘的心魔、那些装作参族儿孙的小魔头们,还有一直被她捏在袖里、怎么都摆脱不了的那颗骰子……最终竟让她看清了自己百年来不肯承认的欲念。

她还是想回千门中去。

不仅是因为那里有几个老朋友一直在等她,更因为不同于参族一众玄孙、和无法自救的甘小甘,那个诡谲万变的凡间赌界是她毫无牵绊、却情不自禁流连其中的。

正如当年高崖上、月光下,那时仍是金鳞长老的甘小甘劝她的那句——这是她不欠任何人、只忠于自己的兴头,只有她自己觉得好玩的一个念想……为什么不回去?

殷孤光一直斜着眸光、在打量老友的神色变化,眼看着后者从神思游离、到脸色稍霁,渐而眉宇间松泛开来,直到说起要回人间赌界中时,她的眼中终于亮起了熟悉的光——秦钩初到赌坊那天、接连八盘都输给柳谦君时,她的眸底也曾亮起过同样的微芒。

她在渊牢里陷进去过一次的心魔……似乎已不足为虑。

柳谦君甚至已安排起其他琐事来:“我膝下的百尺娃和盖娃,是这一代玄孙里最懂事的两个,虽然不是得道的参娃,但遁地之术仅比衔娃差了少许……百尺娃更稳重,我会让他来往如意镇和我身边,常常给楚歌报个平安,也让我不至于断了这里的消息;盖娃倒更变通入世些,要是你们兄弟、哪怕是你家那位师姐需要帮忙,他会暂且住在洛阳城里,必要时传个信回来。”

殷孤光颔首应了老友的好意,也跟着垮了双肩,这一松懈,有句闲话便自然而然地从嘴里蹦了出来:“小甘怎么办?”

他的意思,原本是问眼下的甘小甘能否住在金陵那种繁华府城中,倘若柳谦君忙于照顾儿孙,他是愿意先带女童去洛阳城住上一段时日的。

然而好友的回答再次让他吓了一跳。

“她和大顺……都会跟着仲简回去。”

他们赶回如意镇的半路上,女童曾被高空的风势催得醒了一次,却没有惊动其他诸友。

女童只抱紧了柳谦君。

抱得很紧,她自己都几乎透不过气。

参王何其了解挚友的脾气,甘小甘这一抱,让她终于明白了张仲简为什么一路上频频欲言又止。

柳谦君甚至还笑了笑,平静地像是在说起甘小甘又在午时后偷吃了:“你、我,还有楚歌,都护不住她了。”

殷孤光无言以对。

除了小房东未必想到这么远,他与柳谦君都早早地看明白了这场灾祸还会带来什么——如意镇将成覆巢之卵,他们几个怪物只有就此分道扬镳,往人间界、乃至其他几界藏匿了行迹,才能将那些暗中为恶的生灵们引走大半,保住这凡世山城的岁岁平安。

倘若这山城里只剩了轻易惹不得的犼族幼子,再没有其他的“筹码”,至少那些窥伺已久的生灵们也会迟疑少许,忌惮于与犼族交恶的代价。

既然如此,甘小甘能跟着张仲简走,从此在百里青虹的庇护之下,当然比跟在他们身边……要顺遂得多。

你舍得走?

王老大夫乍听到他们不久后都要离去的消息时,不免有些震惊,当即便问过他们这话。

彼时的两人,竟心照不宣地苦笑未答。

他们未必舍得走,眼下的情势却已不得不走,唯一绊住他们的,只是仍要以代职土地的身份照管如意镇的楚歌罢了。

然而和十余年前初见相比,如今的小房东……已然不用他们担心了。

一夜之间,诸友尽陷渊牢,小房东不但未乱阵脚,还将山城的后路安排妥当,带着甘小甘和张仲简赶到太湖相救,就连后来替龙王爷收拾残局,也得心应手,早已不是碰上任何琐事、就惶惶不安地只知跳脚的幼年凶兽了。

这趟回来,他们本就抱了要再帮帮楚歌的心思,却没想到会看到这般安泰平静的如意镇。

就连向来最挑剔的殷孤光,也讶于楚歌此次的面面俱到,再无话可说。

如今的小房东,即便孤身在这山城里,也是个称职的土地了。

就算他们尽数离去,她也能好好照管如意镇,不会有所差池。
第685章 离散莫问(二)
大笑仙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