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五三章 断桥会、海音决(十)

“改变世界?!”

就在水月大千中的“法海”诧然之际,却见法海伸手一指无尽虚空,淡然一喝,“三教吾归一,寰宇现至理!”

没有惊天动地的异象,没有威压万界的道力,但是随着法海手指点出,整个世界都仿佛变成了一副水墨画,在那水墨之间,除却妙善道心幻化出的水月大千和“法海”之外,无论是天、地、西湖、断桥、小船,乃至法二、妙玉、魔佛、许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画上的一道风景。

“篡古今、愚众生,至理在掌……”

这一次,法海所施展的宇宙至理印不是灭杀神佛的万界无神,也不是截断神识的未来一念,而是他从悟彻宇宙至理就从未施展过的终末之印,也是他前世今生所学所悟宇宙至理的究极体现。

“世界和谐!”

随着法海手掌轻轻一抹,万千风景、无边愿力尽化一缕微风吹向了他眼前的自我。

“世界和谐又如何?一切水含一切月,一切水月映一切!法海,无论你的道法如何玄奥,我也皆可完全映照、原封奉还!篡古今、愚众生,至理在掌~世界和谐!!”

水月大千中的“法海”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手上却不甘示弱,源于自在王佛三千化身的无穷法力同样化作一片微风迎向了法海。

“呼~”

两道宇宙至理印的最终式不期而遇,然而,这两道至强道印所化微风,却没有像水月大千中的“法海”想象中那般相互排斥攻伐,反而极为和谐的融合在一起,最终化作一缕缕春风,穿越了水月大千,从四面八方吹向了整个世界。

“呼~”

春风拂过西湖,魔佛降临时仿若严冬的西湖两畔,顿时大地回春,变得春江水暖,一片生机勃勃。

“呼~”

春风拂过乌篷小船,原本忧心忡忡的法二顿时放下了一切忧虑,而原本心情复杂的妙玉也心头豁然一空,只觉得天地变得分外开阔。

“法二,世界和谐到底是什么?”

“是爱!”

面对好奇的妙玉,法二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回忆,他仿佛又忆起了当年法海教过他的一首情歌,不由自主的再次扯开破锣嗓子,高声吟唱起来。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稀里又糊涂……这就是爱,让人忘却无边的烦恼……这就是爱……是真是假是甜也是苦~”

“呼~”

春风拂过断桥,断桥之上原本生死“肉搏”的许仙和魔佛,瞬间变成了抵死缠绵,原本狂暴的动作也充满了柔情蜜意,声嘶力竭的怒吼也变成了情话绵绵。

“天婴,老天明明给了你一根金箍棒,你为什么要拿它来当搅屎棍?”

“说人话!”

“我是说你快捅死我了!轻一点儿好不好?”

“你杀了我师父,我为什么要轻一点儿?”

“好吧,你捅死我吧!”

魔佛脸上充满了痛苦,但一双眸子却饱含着深情,“可是,为什么我明明恨的你要死,却又偏偏不想反抗呢?”

“是呀!为什么你杀了我师父,我还会对你心存怜惜?师父,我对不起你!”

“呼~”

春风拂过金山寺,原本杀气腾腾、来势汹汹的正邪两道修士,在转瞬之间嗔怒尽去,一个个变得笑容满面、喜气洋洋,原本严阵以待的蕴啻众人也变得笑容可掬。

“大家不远万里齐聚金山禅寺,实乃我中原修真界一大盛事,还请大家排好队,随老衲一道先去参拜至理佛吧!”

“第一炷香是我阳老魔的,谁也不许和我抢!!”

……

春风顺着金山拂遍江南,吹向整个世界,化尽干戈为玉帛,刹那间,整个炎黄世界都充满了一团和气,仿佛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剩下的唯有理解包容博爱……满满都是正能量。

水月大千之中,拥有天视地听大能的“法海”,此时眸中一片瞠然,仿佛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因为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和谐,唯有他,还是满腔的无明业火。

这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此时分外孤独,分外的索然无趣,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逐渐离他远去。

这一刻,他的道心已然摇摇欲坠……

“妙善,整个世界都不陪你玩了,独自打打杀杀又有何意义?听我一言,到此为止吧!”

法海摇了摇头,眸光中满是真诚的注视着眼前的自我,坦然道,“如若你还觉得心有不甘,那么我可以认输,也可以向你承诺,从今以后,诸天万界再无法海其人,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哗”

水月大千轰然崩溃,法海的自我也随之幻化消失,现出了妙善遗世独立的孑然身影。

“你为什么要认输,你又要去哪里?”

妙善眸光茫然的注视着法海,法海的坦诚让她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她不明白法海为什么在即将攻破她道心之时竟然选择认输,更不明白,面对法海的输成,她心中竟然没有丝毫的喜悦,有的仅仅是一丝怅然和失落。

“因为我早就下定决心,今日不论成败,我都会归隐山林,世界这么大,我想携妻挈女出去走走……”

法海微微一笑,“所以,今日一别,你我以后再无相见可能,而且从今以后,世上也再无金山法海其人,你可以称呼我前世俗家姓名……王海发!哈哈~”

笑罢,法海顿觉一身轻松,潇洒转身,踏着欢快的步伐向着金山寺行去。

“法二,还愣着干什么?回去了!”

“师兄!我不是在发愣,我似乎忘了一件天大的事!和谐世界啊!满满都是爱,我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去向翠儿表白呢?这一次,她总该不会拒绝我了吧?”

法二身形一纵,瞬即消失远方,只留下余音杳杳。

“今日我法二不成功便成仁!师兄,我就不陪你退隐了,待到美梦成真时,你我兄弟有缘再见……”

“这个家伙,永远都是个活宝!”

望着法二心急火燎的背影,妙玉不禁螓首微摇,待望向了虚空伫立的妙善时,却发现此时的妙善一直都在凝视着法海消逝的方向,万古不变的容颜上竟是一副怅然若失的神情。
第七卷 第一五三章 断桥会、海音决(十)
法海戒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