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烟花灿烂

距离仲夏夜还有一天的时间,兰丁堡却已经陷入到了提前的狂欢中。

一辆辆的花车,早已经出现在了兰丁堡的街道上。

而盛装出行的人群,则将剩余街道塞满了。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而在靠近兰丁堡中心位置的‘魔鬼不哭泣’酒吧也是如此,酒吧的招牌上更是出现了一个由霓虹打出的‘恶魔’头像。

赤红獠牙,犄角锋利。

有些不同于洛兰特人对于恶魔的传统认知,不过,人们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挑刺。

除去节日的欢闹吸引了人们大部分的注意力外,更多的是因为酒吧老板,叶先生一家在这里的德高望重。

兰丁堡的市长、市议员们,都是这里的座上客。

尤其是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这里毕恭毕敬的模样后,即使是再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家伙也知道闭嘴了。

“快点!但丁,快点!”

清脆的女声中,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儿,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从酒吧内跑了出来,而她边跑边回头大声的叫喊着,同时手中的绳索开始用力的拉扯。

在那大力的扯动中,酒吧大门里,一个更小一点,仅有四五岁的男孩,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黑色的眉头紧锁,稚嫩的脸上带着浓浓拒绝的意味,如果不是腰上的绳索让他不由自主的话,他绝对不会出来的。

“但丁,你慢死了!”

小女孩儿用力的捏了一下小男孩儿的脸颊后。这样的说道。

“叶贝。不许捏我的脸!还有我叫叶龙。不叫但丁!”

小男孩儿大声的反驳着。

不过,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的反抗显然是无用的,很轻松的就被小女孩儿制服了。

“但丁,我可是你的姐姐,你竟然敢和姐姐动手,我实在是、实在是……太高兴了!来吧,我们打一场。好好的打一场!”,

小女孩儿全身颤抖着,然后,突然迸发出了一阵欢呼。

“疯子!”

被称作但丁,写作叶龙的男孩撇了撇嘴角,不再说话了。

如果能够打得过,他绝对不会这样的沉默——从一岁开始,被自己的姐姐一天吊打三次的他,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

至少。在成年前,他别想要赢过自己的姐姐。

半龙半神。还有一丝凡人血脉的他,虽然出生时就已经超凡,但是他的姐姐也是一样的,而且,魔女的血脉,在女性身上的显著效果,令他感到了无奈。

那种仿佛洞察一切攻击的能力,令叶龙不知道多少次无力反抗。

近乎一样的血脉、能力,一方睁眼瞎,一方好似预知未来。

这样的战斗,只能够被称为吊打。

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吊打——被月华制成的绳索捆起来,掉在房梁上,然后,以太阳之火形成的皮鞭抽打着。

虽然不会受伤,但是绝对会疼痛。

当然了,更多的是叶龙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毕竟,每一次他的姐姐这样做,都是在父母、叔叔、伯伯们的面前。

但是,那些无良长辈,只是嘻嘻哈哈的看着,没有一人阻止。

尤其是他的母亲,甚至总是给他姐姐加油。

如果不是传承的记忆,确认自己是对方亲生的,叶龙绝对认为自己是被捡回来的。

“疯子?你竟然敢这样的称呼自己的姐姐!”

叶贝大声的说道,稚嫩、皙白的小手就向着叶龙抓去。

顿时,两人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丝丝的涟漪。

时间、太阳与月亮构成的涟漪,几乎是瞬间的就要将整个兰丁堡从洛兰特的地图上摸去。

而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双手,放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

“爷爷!”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两个孩子同时欣喜的喊道。

“来,让爷爷抱!”

背着剑匣的老约翰笑着,将两个孩子抱了起来,左面亲一口,右面亲一口;一旁的奸商,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一幕。

他显然不想理会这种状态下的好友。

不过,当叶贝伸出双手,要他抱的时候。

奸商立刻喜笑颜开的接过了叶贝,同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

一颗细小的、好似玻璃球一样的珠子。

而在这颗珠子的里面,一个城堡模样的建筑,如同雾气一般若隐若现起来。

“喏,这是沃德爷爷答应你的礼物——深渊最深处大领主的城堡!”

奸商一脸的卖弄,尤其是当看到叶贝惊喜的眼神后,更是得意的轻哼了起来。

“你那只是深处边缘地带,不算最深处!”

老约翰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好友,然后,一根好似山羊角般的巨大弯角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献宝似的放在自己孙子的怀中,“这是某个地狱郡王的角,被我拔下来了,我们打造一柄长剑,怎么样?”

“好!”

叶龙点了点头,笑容那样的璀璨。

对于叶龙来说,书籍和武器,总是最喜欢的。

“叶贝、叶龙,你们难道忘了要去干什么吗?”

一抹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变得越发端庄、文雅的变色龙娉婷的走出了酒吧。

“妈妈!”

两个孩子同时称呼着,然后,拿起自己的礼物,快速的向着街道另外一头跑去。

“贝尔纳黛!”

老约翰和奸商看着两个孩子彻底的消失在街道后,这才转过身看向了变色龙。

“叶奇和大家正在等着您们二位的回来!”

变色龙轻笑着说道。

“库奇和培德南格也在?”

老约翰的脸色变了变。

一些事情圆满的完结了,但是一些事情,则是依旧那样的令人纠结着。

比如:老约翰、库奇和培德南格三人。

即使叶奇都从中帮忙。也没有圆满的解决。

感情的事情。总是这样的复杂。不是吗?

“是的!”

深知其中情况的变色龙,微笑不变的点了点头。

脸色又一次的变了变,老约翰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他咬了咬牙转身就想要走,不过,却被自己的好友挡住了。

“嘿,临阵脱逃吗?”

奸商坏笑的看着老约翰。

“我只是忘记带一些东西!”

老约翰提着蹩脚的借口。

“叶,这里什么都有……即使没有。也能很快找到!”

奸商一般拉住了好友的胳膊,将其向着酒吧内拖去,而一旁的变色龙则是微笑不语。

年纪大的人,总是需要一些台阶的。

即使心里面很想,但是也说不出来。

而这个时候,则需要有人推一把——变色龙自然是不合适的,不过,身为老约翰的好友奸商,自然是十分合适的。

老约翰被拉近了酒吧。

一层坐着的猎魔人们,纷纷起身向着这位传奇打着招呼。

二层的巫师皇帝、六塔之主们。则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显然,他们都在等待着一场好戏——事实上。这已经成为了这些年来,固定不变的节目了。

当然,需要正事办完之后。

“诸位!”

坐在主位上的叶奇朗声说道。

岁月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他身旁的妻子们也是如此,只不过,女骑兵长依旧带着一丝气愤,时不时的瞪叶奇一眼。

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孩子。

对此,私下里叶奇赔笑、讨饶。

而在这个时候,自然是视而不见了——可以预见,之后需要加倍的讨饶。

“‘秩序’那个家伙,发生了喜闻乐见的事情——ta和另一个母树界的‘秩序’开战了……我们暂时可以松口气了,然后,静静的看着这场战斗……我很期待ta这仅剩的一点种子,究竟能够成为什么模样!”

叶奇这样的说着。

有些例会上报告的模样。

而实质上也是如此——每年的仲夏夜前,都会有着这样的例会。

不仅仅是叶奇这样,巫师皇帝们、歌德兹、洛兰特的诸神们、以及一切进行虚空旅行的人们,都会说出自己的所得。

“周围的几个母树界,‘秩序’们都保持着平和,ta们不愿意参与一切,就算是域外的敌人出现,只要没有入侵到ta们的地盘,ta们就会一直这样的坐视不理着!”

浅唱者做为神灵,但是却以仆人的姿态说着。

“哼,那些家伙早该死绝了!”

阿比盖尔冷哼着。

“‘秩序’也不全都是无用的……不过,我们应该将目光放在域外的敌人身上!”

‘大帝’德尔帕笑了起来。

“那些敌人我已经有了头绪,他们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叶奇一招手,石板碎片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顿时,周围的人就是一静,他们静静的等待着叶奇接下来的话语。

至于这块石板?

具体的功用他们也已经知道了。

是叶奇坦然告知的,就好似叶奇本人的来历一般。

对此,人们有着惊讶、也有着释然。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因为,叶奇就是叶奇而已。

“这些石板碎片是来自域外的,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这些石板——至少,我现在知道了其余几位持有者的下落!”

叶奇笑着说道。

“你准备联合他们?”

老约翰看着自己的弟子。

“不、不,我准备交给他们,我难得的可以休息一段时间,我才不会浪费我的假期!”

叶奇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则是理解的点了点头。

处理起‘秩序’的种子,并不轻松,虽然按照洛兰特的时间,仅仅是过去了十年不到,但是按照叶奇自身穿梭时间的点来计算,上万年都不止。

而在这样长的时间内,叶奇没有一刻休息。

“你联系上他们了吗?”

老约翰继续的问道。

“还没!不过,我尽可能的给他们帮助!”

叶奇坦诚的说着,然后,一耸肩道:“但是,他们的成长是很快的,也许不久后,就会主动的联系我也说不定……还有,这次例会就到这吧?我们的食物和饮品呢?再吃够了好似草根一般的食物后,我对洛兰特的食物万分的怀念啊!”

顿时,又是一阵大笑。

宴会开始了,从上午到下午,再到夜晚。

嗖!

啪!

响亮的空哨声中,一朵红色的烟花在夜晚的天空绽放了。

接着是金色的、银色的、绿色的……

五颜六色的烟花,为夜晚的天空点缀了良多。

叶贝、叶龙看着天空的烟花,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声。

叶奇走了过去,将两个孩子抱起,身后的妻子们静静的跟随者——

他们一家人站在三层的露台上,没有理会下面的宴会声。

就这样的看着烟花绽放。

除去两个孩子的欢闹外,大人们没有说话。

不过,却是面带微笑。

感受着彼此的心意、接触着那淡淡的体温,让微笑更加的璀璨!

这,就是最让人向往的生活呢!



ps完结了……颓废松了口气的同时,有点难受……

晚上,颓废应该会写个完结的感言,和大家说点不着边际的话。

感谢疯子大包1888x2起点币的打赏、◤幽灵行者◢1000起点币的打赏、四海飘泊的浪子、turtle0920200起点币的打赏、sdicsn100起点币的打赏~~~颓废再次鞠躬感谢支持颓废的兄弟姐妹们~~~(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终章 :烟花灿烂
重生之恶魔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