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追忆(结局)

“我终于明白阿拉德世界那么多种族和强者会争来斗去了。”

牵着马的艾珀尔好奇的扬起笑脸,很是配合岳川的问话,“为什么呐?”

“因为秩序。”岳川看着背后越来越远的阿拉德世界,缓缓说道:“繁荣有序,欣欣向荣。所有人都不屑于为了蝇头小利斤斤计较,因为有这个时间,他们足以获得十倍百倍的利益。阿拉德世界只有人类,所有人类利益统一且一致,那就是不断开拓,征服一个又一个世界,开拓一个有一个荒芜的空间,把人类的足迹扩张到宇宙的边缘。”

艾珀尔似懂非懂,不过特殊的出身令她拥有许多常人无法知晓的奥秘,“你是想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吗?不同的种族,哪怕同一种族中的不同族群,也注定了不同的利益,他们终究会为了各自的族群而打小算盘,最诡异的是,他们在算计彼此的时候,都能为自己找到光明的理由,正义的借口。这,的确是讽刺。”

“哈哈哈……”岳川笑了,“是啊,就像波罗丁,他算计了所有人,可是他至始至终都觉得自己是圣人,是英雄,是先驱,是伟大的帝王。但是站在我们人类的立场上,他的确很伟大,为了人类,他甚至可以自我牺牲,将他所有的意志力量灌输给了我。”

说到这里,岳川不由唏嘘,如果不是波罗丁最后的抉择,自己早就烟消云散了吧,虽然自己临死也能将波罗丁囚禁致死,同归于尽,可如果不是波罗丁为了大我牺牲小我,又哪里会有阿拉德世界的复苏和人类的重现?

波罗丁的行为的确是不光彩的,但是没有人会去指责波罗丁,相反,他依旧是人类最伟大的帝王,最传奇的英雄。岳川改写了命运没错,可是岳川在命运拐点时,是波罗丁推了他一把,做出命运抉择的,是波罗丁,他的意志在岳川身上继续传承。

艾珀尔不满的嘟着嘴,“喂,你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要照顾一下我的心情?我身上有一半的精灵血统哎!”

“可是我们的孩子只有四分之一的精灵血统了。我们孩子的孩子或许就只有八分之一精灵的血统了。忘记精灵这个身份吧,将自己孤立在人类之外,最终只能被整个世界排斥。世界,是人类的。”

艾珀尔没有什么不满,只是娇嗔了一声,她虽然有精灵的血统,可更多的是人类血脉。

人类成为阿拉德世界的万物之灵后,冥冥中获得气运的加持,种族的进化、成长和繁衍都有了十倍百倍的提升,随着人类不断崛起和强盛,精灵的血脉再也不是高贵和优雅的代称,许多精灵甚至以身上异种血脉为耻。

这种情形比比皆是,即便身上只有一丝丝人类血脉,那些人都会光荣的以人类自居,如果你看到一个浑身生者粗毛的家伙说自己是人类,不用奇怪,几十年后,几百年后,他们的子孙早晚会变成纯正的人类,再无分彼此。

同心才能协力,这也是阿拉德世界各个大人物征伐不休的原因所在,他们都想用自己的意志定立阿拉德世界的秩序,让自己的种族成为阿拉德的唯一。他们都有高尚而正义的理由,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九死无悔。

没有对错,只是成败罢了。

天马行空,岳川驾着独角兽,艾珀尔紧贴着岳川后背,娇靥感受着岳川身上的温热,目眩神迷,不能自持。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幻呢?”

岳川回头,艾珀尔昂起小脸,嘟着嘴送上娇唇,迷醉的感觉从嘴唇蔓延到全身,她感觉到了四肢百骸反馈回来的酥麻,感受到了身体内外每一个细胞的蠕动。那种感觉是如此清晰,如此真实。

思维中一片空白,岳川的话如同空谷回音一样回荡在艾珀尔脑海中,什么是真,什么是幻?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五感六识都会被蒙蔽,身体心灵都会被欺骗,人类自以为的真实未必是真实,人类自以为的虚幻也未必是虚幻。就像上古神魔时将世界一分为二。

“我以前生活的世界有一种说法,宇宙所有存在,皆由心所变现,心外无任何实法存在。亦即心为万有的本体,为唯一的真实。这就是唯心主义。”

“唯心主义?”艾珀尔对这个陌生的词汇无比新奇,反复咀嚼岳川对唯心主义的解析,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似乎很有道理,阿拉德世界重现,万物众生的重生也都是因此吧?”

岳川点头,以前在地球的时候,被灌输的都是唯物主义,对唯心主义都是持怀疑和批判的态度。然而事实证明,唯物主义并非完全正确,唯心主义也并非完全错误。人类对自我和世界的认知还十分肤浅。

按照唯心主义的说法,万事万物都是“我”的感觉、观念、意志、情感等等的产物,没有“我”就没有世界。万物森然于方寸之间,满心而发,充塞宇宙,无非此理。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

换句话说,唯心者认为,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就是存在的,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世界就是不存在的。同样的道理,电脑启动的时候,游戏世界就是存在的,电脑关闭的时候,游戏世界就是不存在的。这样说似乎没什么不妥。

岳川是最伟大的意志,他就是命运,他的“自我”就是世界存在的根基,万事万物都是他情感和意志的产物,自然可以随意摆弄世界。

就像创世时上帝说的“要有光”,光明的诞生就是上帝意志和情感的产物。只是上帝七天创世,岳川转瞬间缔造了阿拉德世界。上帝仅仅创造了夏娃和亚当,岳川却一小会重生了缔造世界所有的生灵。

艾珀尔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你说的世界是哪个世界?我也去过许多世界,却从未听到过这么深刻仿佛蕴含极道哲理的话语。”

岳川“唔”了一声,虽然下意识不愿说出自己的经历,可想了想,岳川还是如实回答道:“地球。”

腰上的胳膊突然紧了紧,“带我去看看好吗?我还从没去过你的故乡。”

故乡么?

那是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词语了,由于年少时的经历,岳川对故乡的感情十分淡薄,对现实世界的归属感也并不怎么强烈,甚至还有些排斥。不过,那毕竟是生养自己的国度。

由于命运破碎的原因,所有的世界全都毁灭,往日的地球也肯定不复存在。不过,岳川目光凝望之处,一条灿烂的星河凭空浮现,皎白的光芒如此炫目、迷离。

星辰之光划过天际,在月球上驻足。

远方,一颗寂芜的星球缓慢转动。

艾珀尔缓缓摇头,“好荒凉,那里还没有诞生生命。”

“是啊,其实我也很好奇,地球上生命的诞生是不是像科学家研究的那样。”

岳川掏出一块怀表,成为最伟大的意志之后,所有的规则和力量都按照岳川的意志运转,即便没有时间之器,岳川也能运用时间的力量,而且更加纯熟和强大。不过,他还是打造了一块怀表,为其命名为时空旅行者的怀表。

“岁月!”

表针飞速转动,刹那亿万年,地球上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似是而非却光怪离奇的景象在地球上浮现,生命出现、物种进化,一个又一个种族在地球上诞生然后衰亡,一个又一个纪元在地球上开始、又终结。

岳川没有干涉地球上的任何事物,中华五千年文明也如同过往的轨迹发生、发展。一切都和岳川印象中的历史一致。

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还有棕色种人,他们也一样为了自己的族群而争斗、厮杀,每一个种族都想让自己的族群屹立在世界之巅,让自己的意志成为世界的秩序,不惜一切代价扩大自己种族的力量和影响,同时削弱甚至灭绝其他种族的存在。

看到华夏族多舛的命运,岳川心中怒气翻腾,虽然已经成为了最伟大的意志,可地球上的一切还是令岳川愤怒,这是深蕴在血脉深处的记忆、灵魂源头的传承。

“艾珀尔,我收回之前对波罗丁的评价。他是一个伟大的君王,他的伟大并不仅仅局限于修为和实力,还有胸襟和远见。他,是对的!”

艾珀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依着岳川,用自己的温柔去抚慰岳川心中激荡的怒气,她了解岳川的力量,也知道岳川一怒的后果。

感受到岳川身体轻微的颤抖,艾珀尔柔声说道:“我们,下去看看吧?”

岳川点了点头。

上一世生活的那个城市,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连街道的布局和房屋的修筑都如出一辙,岳川甚至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学校门口小卖部的阿姨奇怪的看着不远处那一男一女的,女的很漂亮,她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尤其是那种出尘的气质,就像……就像什么来着?读书少的阿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词来。

更奇怪的是,他们竟然把自己这的棒棒糖买光了,巴掌大的那种棒棒糖,店里剩下的几十个全都买走了。这么多,得吃到什么时候啊。

岳川剥了包装,将一个棒棒糖塞到艾珀尔口中,看到艾珀尔高高鼓起的面颊,岳川哈哈一笑,然后自己也小心翼翼的撕开包装,眯上眼睛,静静感受着睽违已久的味道。

迷醉的睁开眼睛,岳川愕然呆住了,手中的棒棒糖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察觉到岳川的异样,艾珀尔好奇回头,然后顺着岳川的目光看去,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虽然不敢确定,艾珀尔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小萝莉,裁剪得体的校服和洋溢着可爱气息的小书包,纤细中还带着婴儿肥的胳膊,被白袜子紧紧约束的小腿,小脸白净精致,却皱的跟包子褶似得,就差在秀气的额头上写着不开心三个字。不过看到岳川时,小萝莉的大眼睛中瞬间充满了笑意。

“叔叔,小卖部的阿姨说你把棒棒糖买完了,那个,你能不能卖给我一个啊。不,卖给我两个吧,我给你钱好不好。”

岳川上前两步,缓缓蹲下,拿着一个棒棒糖在小萝莉面前晃了晃,“叫哥哥,叫哥哥就送给你。”

小萝莉看着眼前的怪叔叔,虽然他长得很帅气,没有丝毫猥琐的气质,穿着打扮也流溢着一种说不出的气息,可是他为什么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呢?他明明那么大了,还让人家叫他哥哥,羞不羞。

小萝莉原本是拒绝的,可是看到岳川手中不断摇晃的两个棒棒糖、三个棒棒糖……当岳川把一袋子棒棒糖全都放在小萝莉面前时,小萝莉终于禁不起诱惑,怯怯的叫了一声“哥哥”。

当然,棒棒糖是次要的,小萝莉更多的是看在艾珀尔的面子上,能够跟这么漂亮的姐姐在一起,肯定不是坏叔叔吧。

岳川如闻天籁,艾珀尔嘴角也勾起了一抹浅笑。是她,没错,就是她。难怪我们寻觅了这么多世界都没找到她,原来,她降生在亿万年之后。亿万年后,岳川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们还都对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毫无抵抗力。

“嘿,小丫头,我看你骨骼惊奇,资质不凡,想把拯救世界的重任交给你,怎么样?所有的东西都写在这个秘籍上,只换两块棒棒糖。”

“不换!”

小丫头紧紧捂着棒棒糖的袋子,警惕的看着岳川,至于岳川手中那本《元素圣灵大全》的秘籍,却是看都不看。

“嘿,一块,只要一块。”

“还是不换!”

“白送!”

“好!”

…………

看着小丫头把棒棒糖和秘籍一股脑塞进书包里,然后在上课铃的催促下跑向教学楼,岳川笑着站起身来,艾珀尔能清晰感受到岳川笑声中的轻松和欢愉。

“为什么茜茜会出现在这里呢?”

“因为她在命运破碎之前就魂飞魄散,她是最特殊的存在,不能像你们那样重生。她需要不断修复灵魂,凝聚自我。”

“那,她为什么忘记了缔造世界的一切呢?”

岳川摇了摇头,“她没有忘记,只是想不起来了。那些珍贵的记忆永远都埋藏在她记忆最深处,哪怕她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却也永远不会忘记。”

“既然找到她了,是不是把她带回去呢?”

“不!”岳川摇头,意气风发的说道:“让波罗丁骑士团集结吧,他们的帝王又要去征服世界了!”

“至于么?你可是最伟大的意志。”

“至于!”岳川咬牙切齿的说道:“因为这是我上学时的梦想,是我上历史课时意淫了一百遍又一百遍的东西。让冷殇情带着他的亿万剑士门徒,让四决和奥黛雷赫带着她们的枪炮玫瑰军团,还有蕾璃·馨雅,她的暗殿骑士团也该动动了……”

“你一定是疯了,这种战五渣的世界你挥挥手不就行了!”

岳川哈哈大笑,掏出一个大喇叭吼道:“点草鹰酱、毛熊、脚盆鸡……不服上黄字……”

—————————

213。1。25-216。2。1两年多的时间,感谢大家一路相伴,也感谢大家与我一同走完这段旅程。诚挚感谢。

新书依旧是DNF题材,有了缔造积累的经验,新书肯定会提升数个台阶,希望到时候还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
第1466章 追忆(结局)
缔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