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章 逃兵?

只是一个晃眼,今年这一届英雄联盟的世界总决赛就已经即将迎来尾声。

让人恍惚间都有些不真切。

下意识地思绪回溯,似乎距离众人从国内赶来欧洲,已经过去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苏雪没有忘记最早一开始的时候一切是从何发端。

也自然不会忘记当时还在国内lpl三家集训那会儿她刚刚察觉到一些事情的端倪异样、并从五号口中得知关于某些事情真相时的那份震惊失措的心情。

包括后来的心急如焚、慌乱无主。

还有火急火燎地直接赶到了英国曼城,众人忧心忡忡商量讨论后续该如何应付,尤其是如何对着某人隐瞒真相圆谎。

好在……

当时的一切都似乎十分圆满顺利地被暂时揭过,大家的注意力重心也都很快转移到了不断进行展开的世界总决赛一个个环节阶段上。

但最开始的那件事。

却也始终还没有得到一个真正妥善的解决。

瞒,是的确暂时瞒住了。

可有些东西是不能一辈子瞒下去的,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只要那位少女的病不曾得到彻底的根治,对于她身边每一位关心着她的人来说,都会是时刻需要牵挂担忧的一件心事。

之前的苏雪是从三号口中得知了安欣即将从曼城的圣爱丁伦医院即将转去德国柏林另一所医疗机构的情况,当时便有些振奋期待,想着的确也是在曼城这边治了这么久还没有半点效果、甚至差点儿遇到更大的危险状况,还真不如换个医院说不定能靠谱些有更多的治疗机会希望。

这边现在刚刚从五号这里确认了少女转院成功的事儿,苏大记者也才正要放下心来。

谁知道就冷不丁又听到这么个意外的消息?

人家包子刚转院过去呢,她还想着回头去探望探望。

怎么这听着……

那包子过两天还要回英国了?

“怎么个意思,是手续还没办完?”

“还是说那边什么海德堡医院不靠谱,她想着回圣爱丁伦?”

苏雪一脸问号。

五号听得无奈笑起来,摇了摇头:

“都不是。”

“她啊……就是回来见人的呢——”

见人?

苏雪露出一脸纳闷不能理解的神色:“见我们吗?哎我们这又不是总决赛结束了就立马回国了,她都才刚去柏林那儿住院呢,干嘛还专门又费力气跑回来一趟,还是个病人呢哪能这么到处跑的,回头结束了我们再过去探望她不也一样嘛——又不是见不着了,怎么这么着急?”

下意识脱口而出这么一番话。

跟着苏雪就看到五号正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

反应迟钝慢了半拍的苏大记者又愣了愣神,终于是恍然醒悟过来一拍脑门:

“哦哦……”

“合着,不是来见我们是吧?”

“这包子,特意专门,回来是找那死小鬼的啊——”

自己反应过来之后苏雪也不由得哑然,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哎呀……真是,自作多情了自作多情了,就说嘛,如果只是为了我们的话,哪有那个必要。”

可随即她的眉头又一下子皱起来:

“不过——”

“这样也不合适吧。”

“才刚去的那边住院,而且前阵子才出了那种危险状况,就该在柏林那边待着好好休养调整,最近天气也更凉了,她这还到处跑……就算是为了那个死小鬼,也不应该啊!”

说着苏雪也忍不住看向五号、有些小小埋怨:“乔乔你们怎么也不劝着点儿,这种事儿,哪能让包子这么任性。”

五号也是再次露出无奈神色:

“我们当然也劝了。”

“但包子她的话……本来就是个太有主见和坚持的性格不是么。”

“而且,最后她说的一句理由,也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反驳呢。”

苏雪怔住:

“她说什么了?”

五号顿了一下,仿佛思绪回忆,眼眸中微微有复杂的光芒明灭闪烁:

“她说——”

“‘就最后一次了’。”

酒店房间内,氛围在这一刻蓦地安静了下来。

落地窗外是伦敦这座古老城市的醉人夜景,夜幕下有着零落而飘散的雨丝,随风带起沁人凉意,房间内的灯光昏黄柔和,插座口似乎有些接触不良,光线倏然间闪动了一下。

一如苏雪被五号的这句话微微颤动的心弦。

“这丫头啊——”

苏雪下意识地喃喃出声,明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有些发涩,甚至眼睛都仿佛微微酸胀变红,最后咬了咬牙,几乎是有些恼怒生气:

“就那个死小鬼,到底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气?”

“又是糖糖,又是包子。”

“合着这么优秀的小姑娘,一个一个全都围着这个小白痴转了是吧!”

……

训练室内的林枫忍不住地打了个喷嚏。

旁边众人下意识目光齐刷刷望过来,林枫揉揉鼻子,挠了挠头:

“没事儿——”

“谁又说我坏话了吗……”

曾睿斜眼过来:“你得罪过的人大概还真不少吧。”

“啊有吗?”某人露出几分纳闷神色,随即又满不在乎挥挥手:“算了不管了,哎休息差不多了吧,那咱们继续?”

一旁的拂晓晨星放下矿泉水瓶、从座位上站起身:

“来。”

“继续!”

距离总决赛还有最后两天的倒计时。

至今为止,god战队这边众人的训练进度依旧在以一种极高的效率不断向前推进,相应的自然也就是每一位训练的参与成员都在不断付出着巨大的辛苦努力。

但即便这样,按照几位前辈所轻描淡写给出的评价判断,如今的god-上帝之手在决赛赛场上正面对战ssk的胜算把握,依旧不到四成。

而甚至哪怕如今的拂晓晨星在几位前辈的操练之下、距离捅破那层窗户纸又近了一步。

可依旧尚未真正迈过那道门槛。

似乎那个四皇的境界,明明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边,难以真正触及。

总是还有那么那么多的变数。

那么那么多的不可确定。

甚至或许在不远处的未来,依旧还是那样一片令人压抑沉重的无光黑暗。

但这一切,都依旧无法动摇影响此间每一个人的信念与坚持,依旧无法阻拦着他们咬牙朝着那个所去的方向艰难行进而去。

因为在那里——

是他们所渴望和追寻的东西。

在那处的黑暗中依旧熠熠闪耀发亮,给予他们以胆量与勇气。

不计代价?

不计代价!

德国柏林,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als特研中心,主任办公室内办公桌前的霍华德脸色无比难看,紧紧盯着面前这位才刚刚办完住院手续不久的年轻病人,按捺着怒火直接质问:

“去伦敦?”

“怎么,才来几天,这就要当逃兵了吗!?”

*****************************************************************
第两千零四十章 逃兵?
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